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高校》恐怖高校 校运会番外 RPS 恐怖高校MB

更新时间:2019-08-13 14:12:00

《恐怖高校》恐怖高校 校运会番外 RPS 恐怖高校MB 已完结

《恐怖高校》

来源:长沙掌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者:蝶澈妖分类:异能主角:小和尚,钟雪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蝶澈妖原创的异能小说《恐怖高校》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和尚,钟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第二天早上从网吧回到宿舍,我都快困疯了,准备翘课一天睡觉,还没来得及爬上床就被大勇拽住了。他一个个头185的汉子,这会表情跟个受惊的...展开

《恐怖高校》免费试读

第二天早上从网吧回到宿舍,我都快困疯了,准备翘课一天睡觉,还没来得及爬上床就被大勇拽住了。他一个个头185的汉子,这会表情跟个受惊的小兽,小心翼翼的说:“老四,我们去趟庙里吧。”

我问:“怎么了?”

他惊恐的在宿舍看了一圈,又看了看还在睡觉的老三,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我总觉得,觉得有不干净的东西,去庙里烧个香求心安。”

我刚想拒绝,想起来一件事,S内有几座大寺庙,信徒特别多,需要交的香火钱也多,我这个穷学生是不敢去这样的地方的,但在S市的郊区也有一座比较出名的泥佛寺,去的大多是穷人,不管是否有钱,庙里的僧人都让烧香,而且庙中有个庸大师,传说法力高强,慈悲为怀,人称活佛。

说不定他有办法治“老地方”那玩意。

我用冷水洗了把脸清醒了下,与老大一起朝着泥佛寺出发。

坐了二十几路的公交车才到。庙并不大,就几栋建筑,分别供奉了佛主菩萨,香火却十分旺盛,来往香客络绎不绝。进了庙里,我们拉着个小和尚问庸大师在哪,他上下打量了我们后问:“有预约吗?”

看来见庸大师的人太多,还得预约,我摇摇头,想着今天或许见不上了,大勇却一把抓住小和尚的衣服,看样子都快给他跪下了,大勇说:“我们今天必须见到大师,不然会死人的!”

认识大勇时间虽不长,一直敬他是条汉子,哪里想得到他也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

小和尚脸上有些为难,这时,我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是你啊,这么巧?”

转头一看,竟然是那日在图书馆前碰见的长直发女孩,她甜甜的冲我俩笑着,大勇被这笑迷得居然忘记继续求那小和尚,我心里一个不爽拐了他一拳,他这才回过神来。

见我俩没说话,她轻快的跳上前两步问:“你们到这干嘛?”

“我……”

我有些词穷,从小到大,我真没跟女孩子说过几句话。

“钟施主。”

一位胡须雪白,穿着袈裟的大师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边,朝着女孩双手合十,女孩与他很熟悉似的,双手合十回礼:“庸大师,又来麻烦您了。”

“请随我来吧。”大师转身就要走,我听见女孩叫他庸大师,赶紧一步上前叫住他,“大师,最近我身边发生了些怪事,能不能请您看看?”

庸大师转身打量了老大几眼,眼神转到我身上时,眼神出现一丝诧异。

“施主,请问你的生辰是……”

“8月12。”

他更诧异了,“8月生的?”

我纳闷,8月生的人多的是,大师为什么会觉得诧异。

“施主,您也一并跟我来吧。”

我和女孩往里走,老大想跟来,被小和尚拦住,老大有点慌了,用他特有的大嗓门嚎了一嗓子:“大师,我也遇到怪事了。”

庸大师转身对他说:“施主你没事,以后你跟着这位小施主,保得他平安,你就平安。以一颗平常心去面对那些你所未知的事物,总会逢凶化吉的。”

大师口中所说的小施主明显是指我,老大看起来并不明白此番话,不过也没强行要跟进来,我让他在寺庙门前等我,跟随女孩和大师朝着最里面的一栋建筑走去。

进到里面,是很简陋的房间,看来大师平日的生活很节俭,桌椅是常见的那种藤条编制,比较特别的是床,那张床并不能算是一张床,是由大小几乎相同的石头砌成,所以在我看来顶多只能算是一张石台,上面铺了一层很薄的褥子,睡在上面一定很硬。大师进门之后便坐到石台上开始打坐,我跟女孩站在那等着。

女孩调皮的玩着书包上的一根绳子,也不出声,耐心的等着。我这才更加仔细的打量了她,她的头发很顺,皮肤白白的,几乎看不到什么瑕疵,眼睛又圆又大,小鼻子翘翘的很可爱。可能察觉到我在看她,她抬起头冲我微微一笑,露出整齐的贝牙和嘴角的两个笑涡,看得我心脏漏跳了两拍。

“两位施主,上前来吧。”

大师忽然说话让我回过神来,为了掩饰刚刚的走神赶紧上前几步。

“钟施主,你向我询问的事情,之前一直没有算出,此事玄机重重,不如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许多事情,有因有果,这不是老衲能够干涉得了的,如果可以,你且与这位施主交个朋友,于你必不是坏事。”

女孩抬头看看我,朝大师点了点头。

“现在老衲还不能说得太多,钟施主且去门外候着,我与这位施主有些话要说。”

女孩又点点头,乖巧的出去了。

大师这才缓缓开口问:“施主名字里,可是含有石字?”

我一惊,“大师怎么知道?”

他叹了口气,过了半天才说:“施主,如果你今年正好18岁,按照你给我的阳历推算,你出生那天应该是阴历的7月15,按道理说你应该活不下来,如果活下来,必定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大劫。可就算活下来,你也应该活不过18岁,老衲不知你身边是哪位高人用了续命的方法帮你度过了18岁,只是今后的日子,恐怕你得做好心里准备,你并不能过正常人的日子,跟你打交道的不仅仅是人。”

他说的跟我的经历十分匹配,我生的那天家里人搬了家,的确也是阴历的7月15,至于活过18岁的事情,我就不太明白了。还有,今后跟我打交道的不仅仅是人,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以后要天天见鬼?

“施主,老衲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命运如此安排,你就必须要学会适应,要知道那位帮助你的高人是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才换来你的这条命,要懂得珍惜。另外,你身上的那件宝物可以暂时保你平安,宝物皆有灵性,你对它好,它便会对你好。今后的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难道说的是妈妈给我的那枚蛋?

我正要问,大师又接着说了:“施主身边有个人中了邪,失了阳魄,如果再不回头,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本来老衲不该参与此事,但那位施主其实阳寿未尽,不该在这飞来横祸中丧命,既然今日有这份渊源,那老衲就出一手吧,这里有一道符,拿去镇在那位施主枕下,可保得几日平安。”

“请问是……”

我还想问,大师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后便入定了。我不好打扰,只好先退出房间,见女孩还在门外。

“一起回学校吧。”她笑着说。

我点点头,同她一起去寺门前找老大。

回去的路上,女孩把她的姓名和联系电话留给我,她的名字很好听,叫钟雪,她似乎很相信庸大师所说的话,让她跟我交朋友她就跟我交朋友。像她这种单纯可爱的女孩,别说交朋友了,如果她遇到什么事,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去保护她。

“你来找庸大师,是为什么事?”

我问了句,毕竟需要请庸大师帮忙处理的肯定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事。

本来说说笑笑的她忽然沉默了。

我有点尴尬,“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她咬了咬嘴唇,停顿了几秒钟才说:“我最好的朋友失踪了,我们院的辅导员说她是休学回家,可我去过她家,她家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手机打不通、QQ也不上线、发e-mail也不回,直觉告诉我,她肯定出事儿了。”

这番话说得我有些莫名,一个人失踪了,为什么父母不找,学校不找,反而是她最好的朋友在找。

我问:“确定是失踪的话,怎么不报警?”

“去过了。”钟雪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她就是本市的人,我到她那个辖区,辖区派出所查了之后跟我说,他们一家是前不久才移民国外的,她也跟着去了,根本没有失踪。”

“可能刚到国外,什么都没稳定,没来得及跟你联系呢。”

“不可能!”她的表情十分肯定,“她肯定出事了,庸大师虽然一直没有明说,可我就是感觉得到。”

有时候女孩的直觉是很准,只是听起现有的线索就像一桩无头公案,根本无从下手,总不能跑到移民的那个国家去验证吧。为了让她好受些,我说:“你把她照片给我和我哥们看看吧,虽然碰到的机会很渺茫,起码多几个人知道要好一些,如果能找到什么线索就更好了。”

“好啊!”她很感激的看着我,眼眶有些湿润,她说:“我跟好几个觉得可靠的人说过这事,没人肯帮我,没人相信我,谢谢你……”

说到这她忍着泪低下头翻手机里的照片,那副样子真是惹人心疼。

很快照片翻到了,钟雪把手机递到我手上,一直没说话的老大也伸头过来看,在看到女生第一眼时,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如果盯着照片时间长了,会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像照片里的女孩正直勾勾的盯着你一般。

“彩信发我手机里吧,平时我会请认识的人帮你留意着的。”

钟雪重重点头,“嗯”了一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