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祭司传》大祭司 卡特普 天然受 大祭司传㚻

更新时间:2019-08-14 04:12:54

《大祭司传》大祭司 卡特普 天然受 大祭司传㚻 连载中

《大祭司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拾微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禾玉,靳陵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祭司传》的小说,是作者拾微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郁妃向来喜静,哪料生个儿子竟然是能这样闹腾的,看着靳陵与靳祯两个不停耍嘴皮子,也只是淡淡笑了一笑。 二人没有在郁华宫待多久时间便...展开

《大祭司传》免费试读

郁妃向来喜静,哪料生个儿子竟然是能这样闹腾的,看着靳陵与靳祯两个不停耍嘴皮子,也只是淡淡笑了一笑。

二人没有在郁华宫待多久时间便被郁妃“赶”走,走的时候叮嘱了靳陵最近收敛些,不要像往常那样在宫里无法无天。

靳祯偷笑:“郁娘娘,要是七哥真的不闹腾也不会被称为混世魔王了。”

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爆栗就赏了过来,靳祯痛得大叫,靳陵冷笑一声,揖了一礼退下了。

二人闲着无事在宫里瞎晃,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走啊走的就来到了御花园。靳陵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瞥向一个方向,靳祯奇怪,跟着他的目光瞅了瞅,“七哥,你这是在看什么呢?”

靳陵摸摸鼻子,“没什么,先回去吧。”

两人刚准备回去,却见不远处靳乔带着人也往这边走了过来,靳祯问:“七哥,太子哥在那儿,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靳陵拉着他往旁边假山后一闪,低声道:“谁想见他了,给我待着不许出声!”

远处的人走近,说话声也渐渐传了过来。

“太子殿下,如今距离大礼还有不足半月,咱们是不是该抓紧些?”

靳乔小心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在,压低嗓门吼道:“废话!京城与盛都就算快马也要三日时间,再加上要与赵晗周旋,肯定得耽误一些时间,必须马上行动。”

“是,奴才知道了,奴才马上就回去办。”

脚步声渐渐远了,靳祯疑惑地问:“七哥,盛都不是赵国的都城么,太子哥派人去那儿做什么?”

靳陵当然知道盛都是赵国的都城,但是更令他在意的而是靳乔嘴里说的赵晗。

赵国太子赵晗年仅十六就已经踩着兄弟的血登上了太子之位,虽然赵王不喜这个儿子,但是他的阴狠毒辣却将朝政把持得极为稳固,短短两年时间就将所有权力抓在了自己手里,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取而代之。

靳乔要与赵晗周旋,确实可疑。但是靳陵只是思虑了片刻,认真地盯着靳祯,“小九,今日我们俩什么也没听到,也没看到太子哥。”

“诶?”

靳陵打他一下,“诶什么诶,跟你说你就听着,要是知道的太多,说不定你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靳祯被他突然的正经吓到了,哆哆嗦嗦开口:“七哥,我我……我怎么觉得你和往日有些不一样?”

听到这话靳陵狡黠一笑,缓缓举起了自己的拳头,“看来你现在一天不挨打就觉得不舒服,既然你这么喜欢往日的我,身为兄长,又怎么能让九弟失望呢?”

靳祯眼睛瞪大,鸡皮疙瘩开始冒出来。

眼前的靳陵,实在是笑得太猥琐了!

眼看着大礼之日一日**近,禾玉觉得自己也要疯了,虽然一切事宜有礼部帮忙处理,但是很多事情还是要由她亲自上手的。比如为非瞳挑选最合适的装饰,梳最完美的头发,她忙得团团转,可是非瞳却一如往常,除了看书就是看书。

也没办法,她就是想帮忙也帮不上忙,禾玉还会怪她笨手笨脚。

这日一大早,禾玉就开始发脾气了,“该死的李公公,明明昨日就已经说好将礼服送过来,可是到今天还没有个动静,真是气死我了!”

她在殿里踱来踱去,非瞳看着眼花,放下手里的书道:“要不然再等等吧,不是还有几天么,你也说了这几日礼部也是太忙,一时忘了也说不定。”

禾玉扬起一只手,“不用了,就算再忙忙的也是你的事,送礼服可是一件大事,这也都能忘,简直太不像话了!既然这样,那禾玉我就亲自去取好了!”

“要我陪你一起去么?”非瞳站起身。

“你好好待着,我去去就回!”

说完这话禾玉就气冲冲地跑出去了,非瞳看着她的背影失笑,不怪她,禾玉真的像一只生气的鹦鹉……叽叽喳喳又神气十足……

禾玉气势汹汹地到了礼部,将李公公臭骂了一顿,李公公也委屈啊,他吩咐了下去可是事情太多又忘了是吩咐的哪个了,下人们估计也是忙昏头,一来二去就这么耽搁了。

本来禾玉的身份并没有他高,但是人家是无央宫的人,谁也得罪不起啊,眼睁睁看着这个小丫头闹了一场,他还不停赔礼道歉,最后答应跟着她亲自将礼服送过去才作罢。

禾玉很是满意,一路上就像一只斗志昂扬的公鸡。

一行人匆匆忙忙走到了御花园,到一拐角处的时候,禾玉回头与李公公说着话,没注意脚下的碎石头,一不留神踩个正着,一下子往后摔倒。

这一摔,后面的人也接二连三摔成一地,瞬间叫唤声一地,那场景实在滑稽。

“扑哧”。

有人看见这场景,没忍住笑了。禾玉怒了,想要爬起来,奈何脚崴了,“咚”地一声又重新摔了回去,正好摔在李公公身上,李公公直叫唤:“哎哟我的姑娘哟,老奴只是忘了这么一茬事,您至于这样对老奴么?”

“哈哈哈哈哈!”

那人笑得愈发大声,禾玉气急,大声道:“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摔倒了么,你这人也太无理了!”

李公公这才看清楚坐在假山上的人,忙起身施礼:“老奴见过尹少将军!”

禾玉定睛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世界真特么这么小啊……

这不就是上回在奇璎居被她用梨砸到的那个人吗?!

尹少将军?禾玉挣扎着站起来,问李公公:“你说他是一个将军?”

李公公在她耳朵边低声道:“他可是咱们大元镇国大将军尹峥的独子尹骞尹少将军。”

尹骞嗖的一下从假山上跳了下来,三两步走到禾玉面前,坏笑着盯着她,“居然是你?真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倒也是有意思,前一秒还在趾高气扬喋喋不休,下一秒就摔了狗吃屎,也不是是哪个宫的,竟然这样大胆。”

禾玉正要发作,李公公却抢先一步打起圆场,“少将军,这是无央宫的宫女,今日是来取少司命的礼服的,本也是无意冲撞,还请少将军见谅。”

禾玉咬牙切齿,原来他就是七皇子靳陵的挚友,因为长得好又有战功,也是大元大家闺秀以及小家碧玉们心中的如玉佳婿。禾玉却感叹他空有一副皮囊了,果然是七皇子的朋友,近墨者黑,那日竟然没有想到就是他。

她整了整衣物,“哼”了一声便瘸着脚往前走了,李公公等人也跟着往前。

尹骞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的背影,原来是无央宫的人,那那天另外的一个女子,岂不就是……

他的嘴角扬起,朝修巳殿走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