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血旗风云》血旗魔 玻璃 血旗风云冰山攻

更新时间:2019-09-06 06:16:42

《血旗风云》血旗魔 玻璃 血旗风云冰山攻 连载中

《血旗风云》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笔名简怀萱分类:武侠主角:林雪晴,南宫樱

《血旗风云》作者:笔名简怀萱,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林雪晴,南宫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那声巨大的爆炸声过后,简单向秦庄主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秦庄主说:“他们既然把最外面那扇门弄开了,那我们还是稳妥起见先战...展开

《血旗风云》免费试读

那声巨大的爆炸声过后,简单向秦庄主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秦庄主说:“他们既然把最外面那扇门弄开了,那我们还是稳妥起见先战略转移吧。”

燕南归有些忧虑道:“可是我们要转移到哪呢?”

秦庄主说:“本来是想等你们吃完饭再带你们去看的,那如果这样的话还是现在就带你们去吧。”

说着,秦庄主来到了一面墙前,紧接着他摸索了那面墙一阵,最后从墙中央偏后的一个位置上抠下来一块小砖,把手指头伸进去按了一下。

与此同时,后墙又有一扇门被打开了。

燕南归感叹道:“这的机关还真不少!”

秦庄主将砖放回了那面墙上面,随后,带头向门后走去。

其它人都一个挨着一个紧紧跟在秦庄主的身后。

等所有人都进去后,这扇门也被关上了。

里面顿时亮了起来,几个人视线往前面看去,能看到向下延伸的台阶。

燕南归道:“难道这间屋子是被修在了地下吗?”

秦庄主回道:“你一会看一眼就知道了。”

说完话后,秦庄主在前头迈起了步子,沿着台阶向下走去。

下了七八十级台阶后,一行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平台。

平台两侧共站着八个壮汉,他们看到秦庄主后躬身道:“庄主。”

秦庄主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着。

那八个人一直将身子躬着,直到一行人都走了过去之后,才直回来。

这时,一行人面前又出现了台阶,只不过这次台阶是往上去的。

江竹心想:这样的建法倒是和之前来时的山洞挺像的。

又走了二三十级台阶,一行人面前出现了一道石门,门口站着四个中年人。

这四个中年看到秦庄主后,也躬身道:“庄主。”

秦庄主再次点头示意,接着将那扇看样子正紧闭着的门给推开了。

他看向身后道:“我们到了,进吧。”

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把大的黄花梨木座椅,它就被摆放在离一行人十几丈远外的后墙前。两侧的墙壁上雕刻有精美的浮雕,房梁很高,离地面得有将近两丈高。屋顶则有用绳索悬挂着的巨大铜盘,铜盘里摆放着数百只正在燃烧着的油蜡,照得整个屋内灯火通明。而一行人脚正踩的地上铺有一块巨大的红毯,让整个看起来空荡荡的大堂显得有了少许生机。

燕南归将整个大堂环视一周后,张开了大嘴,道:“哇,这世间还有如此之地!”

而简单正看着地面自言自语道:“这是间密室。”

秦庄主说:“没错。”

简单问道:“这间密室是建在了地下吗?”

秦庄主说:“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上。”

简单说:“那这样结构的房屋不是太稳固吧!”

秦庄主说:“墙的四面都是花岗岩,你觉得呢?”

“连地面上的部分也都是?”简单反问。

秦庄主答道:“这地方原本整个是一个地下山洞,只不过被我们从地底下给挖通了,让它一小部分被暴露在了地表上。”

简单点点头,将注意力停在了视野中央,大堂后方的黄花梨木座椅上,他问道:“这把椅子是……”

秦庄主还没等简单把话说完,抢先回道:“这把椅子是我曾祖父曾坐过的太师椅。”

江竹心想:这不过是把普通的椅子嘛,怎么被叫作太师椅这么古怪的名字。

与此同时,简单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于是将注意力又转向了墙两侧的浮雕上,盯了一会说:“两侧墙壁上的浮雕雕刻得很精致啊!”

燕南归听完后,也仔细上前看了看后,向简单问道:“大哥,这上面雕刻的都是些啥啊?”

简单回道:“这上面雕刻的应该就是靖康之耻的故事吧!”

接着他又转过头对秦庄主说:“这样的工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成的吧?”

秦庄主缓缓地点点头,绕着这个大堂视线转了一圈后,说:“二十年,整整花了二十年!这也算我的曾祖父留给我们后人的一笔宝贵财富吧。”

简单说:“二十年!也就是说他早就料到,他死后他的后人包括他自己可能会遭到不公平的待遇?”

秦庄主说:“人算不如天算,但多给自己留一手准没错。实际上,这浮雕上不仅有靖康劫难的故事,还有我曾祖父在金人手下倍受欺凌的故事,也还有我曾祖父如何摆脱金人魔爪逃回故土的故事。”

简单说:“这些事都是真事,但你曾祖父他谁都没和谁说吧。”

秦庄主低下头,叹了口气,又抬起头看着简单道:“这些事是不是都是真事,我们谁都不知道,但即使这些事都是真事,他和别人说了,又有几个人会理解和相信呢。”

江竹好奇地问道:“那您的曾祖父就甘愿把事实都埋在地下,不让它们从见天日吗?”

秦庄主突然语气强硬地回答道:“他并不甘心,我们也并不甘心,只不过现在还没到时候。”

简单说:“庄主认为这个时候还会需要多久呢?”

秦庄主目光如炬,看着屋顶悬挂着铜盘里正燃烧着的油蜡说:“可能是几个月后,也可能是几年后,也可能是几十年几百年后,也可能永远也改变不了。”

简单一听,感觉情况不对,连忙拍了下身旁的燕南归话锋一转道:“你累没。”

“我还行。”燕南归愣了一下神之后说。

随后,他又连忙转过身向林雪晴问道:“晴,你累了吗?”

林雪晴先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撅起了小嘴一副小委屈的样子。

突然,燕南归像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向秦庄主问道:“这地方安全吗?”

秦庄主说:“这地方绝对安全。”

燕南归又四处瞅了瞅道:“可这地方啥都没有,我们一会没法休息啊!”

江竹在燕南归身旁小声道:“二哥,我们可以睡在这红毯上。”

燕南归回道:“如果就我一个人,睡在哪都无所谓,可现在有我们家雪晴,她那么精贵,我不能让她睡地下啊!”

林雪晴一听,有些娇羞地说道:“我哪有那么精贵啊!”

秦庄主在身旁听着,这时插口道:“你们顾虑多了,这只不过是一个大堂,用来招待客人用的,我们这是有休息的地方的。”

燕南归一听,又惊道:“后面还有屋啊!”

简单说:“你以为呢啊,要是连休息的地方都没有,秦庄主怎么可能在这地方待这么久呢。”

秦庄主说:“你们要是现在累了,我就带你们去休息的地方。”

江竹看了南宫樱一眼,见南宫樱低着头,连忙道:“今天一天也旅途奔波的,庄主还是带我们先去休息吧。”

秦庄主说:“那我们走吧!”

其他人都正迈起了步子跟在秦庄主身后,而燕南归却站在原地问道:“我们刚才走了一路可还是没看到烧饭的地啊!”

简单说:“你就跟着走吧!”

于是,燕南归有些心有不甘地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等一行人出了来时的那扇石门,门外的八个人依然庄严而肃穆的站在那里,仿佛时间静止了一样。

燕南归又问道:“怎么还往回走了呢?不是屋子应该在墙后面的嘛!”

没人回答他,黑暗中,他看不太清别人脸上的表情,他只感觉到林雪晴好像跟他虚了一声,让他先别出声。

燕南归无奈地叹了叹气,心里就像刚吃过哑巴亏一样。

他心想:这咋还不让人说话了!

等下了二三十级台阶,一行人又回到了来时的平台。

这会儿,秦庄主说道:“靖儿,把火折子打开。”

片刻后,只看那名之前陪在秦庄主身旁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发光的东西,将一行人所处的小范围内照亮了。

秦庄主又说:“靖儿,你在前面带路,康儿,你断后。”

于是手拿火折子的中年男子在前面引起路来,而另一名之前陪在秦庄主身旁的男子则走到了队伍最后面。

走了一会,江竹才发现,原来这平台可以通往两条路,一条路是之前他们上台阶到地下大堂的,而另外一条路就是他们自己现在所走的这条路。

走了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原本比较窄小的通道变得开阔起来。

而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也停下了脚步。

江竹抬头一看,前面有六个岔口。

秦庄主说道:“你们今天就睡在左手数第一个洞口里面吧,你们再往里走还会分出三个岔口的,里面被子和枕头是现成的,你们要是累了,直接进去就可以休息了。”

这时,燕南归问道:“那剩下几个插口都是干什么的?”

秦庄主回道:“你可以挨个都进去看看。”

燕南归一听,忙说:“不了不了,我还是先不进去了。”

简单正看着手拿火折子的中年男子,他看了看,对秦庄主道:“这位是少庄主吧。”

秦庄主先指了指手拿火折子的中年男子,又指了指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中年男子说:“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只不过他们都不是少庄主。他们平时不住在这,这次回来主要是陪我拜见拜见已过世的先人。”

“哦?”简单说,“过世的先人,难道是岳母吗?”

秦庄主点了点头道:“也好长时间没去看望她老人家了,她老人家一个人被孤苦伶仃地埋在了那也挺可怜的,所以我让靖儿和康儿帮我拿点东西去祭奠祭奠她老人家。”

简单听完秦庄主的话后,又说道:“庄主把两位公子分别取名为靖和康,看样子是希望他们不要忘掉过去啊!”

秦庄主说:“不忘前耻,后事之师也。”

简单说:“同样也能看出庄主对两位公子的期待。”

秦庄主道:“他们还算给我争脸,至少现在还饿不死自己。”

简单说:“有时候啊,知足者常乐。”

秦庄主说

《血旗风云》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