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庶女惊天》重生之将门庶女 在线阅读 重生之庶女惊天总受

更新时间:2019-09-10 02:03:22

《重生之庶女惊天》重生之将门庶女 在线阅读 重生之庶女惊天总受 连载中

《重生之庶女惊天》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苏木榆分类:架空主角:秦凌天,小德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庶女惊天》是苏木榆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凌天,小德,书中主要讲述了: 再者,陪一个小屁孩说话也算是消磨时间了,总比一个人呆在如玉楼等人来唤要好一些。 坐了半响,如玉见这位太子殿下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展开

《重生之庶女惊天》免费试读

再者,陪一个小屁孩说话也算是消磨时间了,总比一个人呆在如玉楼等人来唤要好一些。

坐了半响,如玉见这位太子殿下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得率先没话找话。

“太子殿下今日能光临如玉与三姐的生辰宴会,如玉感到万分荣幸。”

她这话说的实在,而听到的秦凌天却不这么认为。

谁不知道是父皇下令让母后与众位娘娘带着他与皇子们来的,这其中的意味,自是无人不晓。

此时如玉说此话,分明就是讽刺他。

当然了,他也怀疑如玉小小年纪,又是一介女流说这话应当不是讽刺的意思,只是他现在心里不爽着,自是就那么认为了。

因此特别不爽的回道:“左相大人位高权重,在朝数十年为朝廷劳心劳力。两位小姐八岁生辰大宴,父皇国务繁忙不便来,本太子自是要代他来恭贺一番。”

如玉特别不明白自己一番恭维怎的得来这太子一番嘲讽呢。只当是他Xing格诡异,不过她不便直接表示不满,也只得是顺着他的意思。

想了想,恭顺的回道:“劳皇上器重,爹爹既在朝为官,自是要为皇上分忧解难。皇上一片关心,也不枉爹爹常常对如玉提起圣上实乃一代明君。”

话刚刚说完,如玉小心的看了秦凌天一眼。见他似乎更加不快,心里思考哪里有说错了。

想了半晌,未觉自己哪里失了言。

只能想成是自己未拍拍这少年太子马屁,因此遭了他冷脸。

于是又赶紧接了一句道:“皇上国事繁忙,太子殿下待其慰问老臣,一片孝心,真真是让如玉自愧不如。”

如玉一席话完,秦凌天只当是她嘲笑自己分明是受令前来相府,还非得说成是代父皇前来聊表心意,一张脸顿时黑到极点。

只是一时又想不起该用什么话来回她,因此只得瞪向非将她请来的小德子。

小德子被他瞪得压力甚大,心道奴才一片好心给您寻个说话的伴解无聊,您非得想太多,这下没话说了还怪奴才。

不过,他虽是这么想,却只是心里微微抱怨,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眼下太子殿下不仅无聊,还有发怒的迹象,他这可怜的奴才自是要寻法子。

想了想,他先决定接过如玉的话头,然后慢慢偏转话题。

于是道:“如玉小姐真真是蕙质兰心,奴才常听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提起,如今一见,果真是谈吐不凡。”

对于他的说辞,如玉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小德子继续溜须拍马道:“寻常家的小娃娃到这个年岁只会玩闹,哪像如玉小姐这般多才多艺,奴才听闻如玉小姐弹得一手好琴。现下时间尚早,不知小姐可愿意为太子殿下献上一曲?”

小德子说这话时。心里可是想得美美的。他既说了听闻如玉琴弹得甚好,又说是为太子抚上一曲,想必她不会拒绝才是。

她既弹琴,应当就不会再说会让太子莫名发怒的话。

而太子殿下听了琴,心情定会好上些许。如此一举两得之法,不可谓不明智。

如玉见情景尴尬,此时小德子想出弹琴之法解围,她自是要点头应了。

于是点点头道:“德公公言之有理,那就请太子殿下稍等片刻,待如玉回去取来墨弦。”

墨弦乃她当初初学琴之时爹爹给她找来的上好古琴。

她此时不想再说话,又不能得罪了太子殿下,生怕为爹爹的仕途带来麻烦。

然而,世间还有一个词,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就在如玉欲转身回如玉楼取来墨弦之时,如意远远的朝这边跑来的。

也不知何时她动作变得如此之快,瞬间就到了她眼前。

如意此时急着找如玉,也未曾注意到亭中还有其他人。

来到亭中见着如玉,对她说:“不是叫你在原地等我吗,怎的来了这处,叫我好找。赶紧走吧,爹爹找我们呢。”

说着拉着她就要往回走。

一旁的秦凌天更加的不快,想着如玉说话噎人,不过确实听闻她弹琴了得,于是便想着听听琴平复一下心情也好。

只是这突然又出现一个小妮子,没大没小看见他不行礼不说,还要带走如玉让他听不了琴。因此更加的不快。

在他正欲发作之时,小德子终于看对了时机,提前高声道:“奴才小德子给郁三小姐问安。”阻了秦凌天的发难。

如意听得有人说话,这才惊觉亭中除了如玉竟还有其他人。

回过头一看,见是一公公打扮的人和一个一看就家世不俗的清秀少年。

想起了从爹爹那听来的话,心里思索了一番,瞬间锁定眼前这少年乃太子殿下。

只是如玉不是中意的二皇子么,如今怎的被这太子殿下缠住了?

被自己所想的“事实”惊住了的如意瞬间皱起了眉,对着太子殿下瞬间丝毫好感也无。

不过碍于规矩,于是向秦凌天行礼道:“如意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吉祥。”

还不待秦凌天让免礼起身,就迅速直起身子,没有丝毫停顿的接着说:“爹爹让如意来唤妹妹回去,说是有要事交代我们姐妹俩,殿下恕如意不能招待了。”

说着看了眼如玉,又道:“至于妹妹,如意现今也带走了。不过相府景色倒也算可以,太子殿下若不介意就请慢慢观赏吧,如意携妹告退。”

说完不给秦凌天怪罪的机会,拉着如玉又风一阵的跑了。

待秦凌天反应过来,眼前已没了人影。

一拳砸向亭中石桌,怒道:“这两个小丫头!”

一旁的小德子陪笑道:“俩不知人事的小破丫头,太子殿下何须跟她们计较,伤了自己的手,一会儿皇后娘娘该心疼了。”

秦凌天“哼”一声,一甩衣袖,将刚刚砸向桌子拿手藏在袖中,他才不会说刚刚那一下痛死他了!!!

如意将如玉“拖”到如意阁,郁豪给了俩姐妹一人一块玉佩,便去了花园,陪着众宾客了。

时间也快到了,他这个主人总该陪陪宾客们了。

而如玉和如意则继续留在了如意阁,听夫人李曼玉给俩人教一会儿上台接受宾客的祝福后该说些什么。

然后,又说了众皇子来此的目的,再三告诉了俩人,特别是要谨慎行事。

其实她是特别交代的如意,不过得来了如意一个白眼。

李曼玉宠溺她,只是轻拍了她一下头以示“惩罚”。

如玉在一旁看着自得其乐的母女俩,眼神不禁黯了黯。如果……如果……要是娘亲还在,会不会……

过了一会儿,有丫鬟来报说时辰已到,于是李曼玉带着俩人前去花园见客。

自然,如意是被她紧紧牵在右边的。而如玉,则是自觉的站在了她左边靠后一点努力跟着她的步子走着。

三人被众丫鬟簇拥着来到花园,郁豪豪爽的笑着接受众人赞美两个女儿的貌美和才情。

李曼玉带着合体的微笑走近他,坐在他身旁的位置,然后含笑看着丫鬟将如意和被如意紧紧牵着的如玉俩人送上早早立好的台子。

当然,她那满是宠爱的眼神落的自是仅如意一人身上。

如玉那个银发的怪人,哪里及得上她女儿的半分。

宫里来了几位娘娘,坐在上首,看着台上的如意,都带着满意的笑。看向如玉时,注意到她那银发的头发,都不禁皱了皱眉。

仅皇后一人还笑着,也不知是她不在意还是功力深未表现出来。

宫中现在膝下有皇子的,除了皇后娘娘,育有太子与二皇子两子外。也就仅怡贵妃一人。

皇后娘娘虽说尊贵,不过到底是客,这种大日子,倒是只坐在了客位主坐,怡贵妃坐在其右侧,往后便是太子殿下,二皇子,三皇子了。

而皇后右侧,则是其余几位在宫中排得上位的娘娘,虽说并无子嗣,不过倒也是被皇上谴来为三位皇子选好未来正妃。

再看三位皇子。

太子秦凌天自是因着亭中之事对两人都很是不满,因此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佳肴。虽说不及宫中御厨所做,可宫外的亦有宫外的味道。

二皇子秦皓风倒是略有兴趣的打量着如玉那满头的银发。

三皇子秦楚杨则是盯着如意出神。

此时微风拂过,之前被郁俊杰重新绑的头发,在后来被如意带着两次奔跑中有些凌乱。一缕发挣出了红绳的束缚散落在额前,被微风吹得遮住了眼。

被散发遮了眼的如玉略有不适,伸手将其拨弄到脑后,感觉有一道视线紧盯着自己。

于是向视线来源处看去,看到了一锦袍少年,略有些熟悉的眉眼,令她顿时全身僵住不能动弹。

如意看到一少年盯着自己不放,于是瞪了他一眼。然后感觉到一旁的如玉似乎有些不对劲。

只是现下面对宾客接受祝福,动作不好太大,于是微微侧瞥她,看到她脸上不同于此年龄的惊慌与绝望……绝望?

如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见到的是坐在刚刚盯着自己那个的少年旁边的少年。

之前她见过太子了,太子坐在他前面一个座位,那么这位就是二皇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