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凝脂泪:醉梦帝王心》肤如凝脂 无广告 凝脂泪:醉梦帝王心HE

更新时间:2019-09-10 22:06:56

《凝脂泪:醉梦帝王心》肤如凝脂 无广告 凝脂泪:醉梦帝王心HE 连载中

《凝脂泪:醉梦帝王心》

来源:作者:苏向柔分类:穿越主角:泳黛,易烟

《凝脂泪:醉梦帝王心》由网络作家苏向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泳黛,易烟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古代人长得都那么好看吗? 这父亲似乎还没到三十岁呢吧。三十岁就有一个十岁大的闺女,二十三四岁的儿子。 这,是一个玩笑吗? 苍濡瞥...展开

《凝脂泪:醉梦帝王心》免费试读

古代人长得都那么好看吗?

这父亲似乎还没到三十岁呢吧。三十岁就有一个十岁大的闺女,二十三四岁的儿子。

这,是一个玩笑吗?

苍濡瞥了瞥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这“父亲”似乎有话和她说,而且她觉得那话将很有杀伤力……

昔竹默默地垂头侧耳,做出一副受训的模样准备等待最后的审判。

可是,预料中的严声怒斥并没有出现,替代的是一声哀叹。

“唉,苍濡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和我说贴心话了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唉……”

又是一声长叹。

昔竹诧异地抬起头探索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十分脆弱的男人,心里在琢磨着――要不要哄哄他呀,这人怎么说也是这具身体的父亲,哄一哄吧,就哄一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还是先开口道歉好了。

想到这里,昔竹顿了顿,连忙换上一副极度无辜的表情,摇晃着男人的胳膊。然后用十分沙哑地声音说:“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您担心的。”

男人微微一怔,遂即将昔竹拥至怀里,颤抖着举起一只手,轻抚上她的脸庞。嘴中喃喃自语道:“苍濡,苍濡……你开口说话了,开口说话了!你快有七年之久未曾和我说上一句话了,现在,现在你开口说话了。你不怪我了?你真的不怪我了?”

昔竹被眼前这个男人的举动吓了一跳,连连向床的内侧踱去。男人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垂下举起的手,失神地说:“你果然还在怨恨我,你果然还和以前一样的怨恨我。这次想不开也是因为我吧,对不起苍濡,对不起苍濡。苍濡,苍濡……”

男人一边痛苦地叫着,一边面目狰狞地看着寄居在别人身体里昔竹,眼睛里满是浓烈的欠意和自责,不时的,眼角还会涌现几滴浊泪。

昔竹被他眼神里的光彩吓得一滞,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做何反应。

如果这男人真是他父亲,那,这……这算是乱伦吗?

呵,这个家可真有意思。真想知道这具身体的容貌是什么样子的,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又是什么性格。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不能被世人所接受的行径,也不知道这世间还有多少人要拜倒在这一石榴裙下。

昔竹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观赏着眼前这声泪俱下的男人。眼眸里透露出的却是十足的厌恶与鄙视。

她没有再向墙角缩,而是坦又坦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薄唇微启。

随着昔竹唇瓣的闭合,男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了一颤,眼底的光芒全部黯然。

他失神的看了看缩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儿,嘲讽地轻笑一声,转身离去。耳边盘旋萦绕的是女孩儿沙哑得几乎听不真切的话语。

她说,恶心。

男人走后,昔竹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想来想去觉得自己除了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家搅得有点恶心,剩下的也只得到一个消息——这身体的主人是这个时代的某位大臣的女儿,而且还和皇帝太子都很亲近的姑娘。

昔竹无聊地伏在床头,思考着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灵异事件。她深沉了片刻后终于无奈地仰天长啸,“老天还真是待我――百里昔竹――不薄。先给我玉佩再让我穿越,接着来个小灶,当几天的哑巴。当哑巴的空子还不给我闲着,弄一出全家上下一起疯癫的戏码给我恶心恶心。真不知道这身体原先的主人是不是还有蕾丝边的嗜好。”

想到这里,昔竹不由得想要咧嘴大笑,以表示自己此刻的欢愉。而几天之后,想起自己完全将戏中人这个角色抛于脑后时,嘴角才不由得抽搐起来。

浑浑噩噩噩噩浑浑。昔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稀里糊涂的从电器时代“嗖”的一下穿越到这个没电视没电脑没MSN没空调,除了房子土地就是人和牲畜的时代的了。

醒来后也画了画像差了院子中的仆人去寻找那带领自己穿越的两枚玉佩,可是那两枚玉佩却似人间蒸发一般毫无下落。

由于嗓子未曾痊愈,长期悬勒使本就年幼稚嫩的躯体更为柔弱。又因为柔弱而引得这具身体的父亲就让这具身体卧床休息。

于是,昔竹开始没日没夜养尊处优睡大觉。她觉得,自己向发疯的地界靠近了。

不过三天,却让她觉得自己已经过了漫漫三年之期。

第四天清晨,天微亮。黎明的冷光斜打在昔竹柔和的面庞上。鹅黄软帐外坐着一个身姿挺峻的年轻男人。男人低声轻叹了一句然后起身默默离开了厢房。

男人走后,昔竹猛地睁开了眼睛,回想着男人走前悄声低吟说的话。

男人说:“唉……不知易烟和泳黛什么时候能赶回来。只有她们回来,这丫头心里的痛才会渐渐好起来吧。”

原来在这具身体身边伺候的侍婢是两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姑娘,一个叫易烟,另一个叫泳黛。

名唤易烟的是一个冰山美人,柳黛眉璧玉肤。而另一个则是热情十足,活泼开郎的女孩子,杏仁大眼炯炯有神。

傍晚时分,这两人刚得知这具身体的原先主人苍濡上吊后便匆忙的从千里外的修灵山赶回来。一路奔波后还没来的及休息便向厢房直扑而去。

易烟表面上虽是冰冷,可是从她那透彻焦急的目光里可以看出她对昔竹所占用的躯体的原先主人苍濡是多么的在乎。而那个泳黛则是扑到昔竹面前就是一阵检查和责问。在确定了肢体无碍后,竟又请起了脉。

这脉不请就罢了,一请就请出了大事儿。

泳黛含笑看着昔竹,眼神里满是嘲笑和轻蔑。

还没等泳黛说话,易烟在刹那间就抽出了长剑,抵住昔竹的喉咙问:“是谁派你来的?我们小姐呢!说!不想丢了你的狗命就给我赶紧的。”

昔竹无奈地看着她们,满脸无辜的用就像被利刃划了痕迹后的老旧唱片般沙哑的嗓音辩解道:“你们听我说,我不是坏人。你们别误会。我也是受害者。”

易烟笑了笑,满脸冷俊,目光死死地盯着苍濡,将昔竹看得心里直发颤。

原就近在咫尺的剑锋又向前递进了一点。只要易烟手腕稍抬,昔竹就必将死于她手。

“受害者?”泳黛困惑而又嘲讽地问道。

昔竹稍稍后仰,将自己的喉咙与剑拉开一点距离。

“你们别冲动,听我解释。如果你们担心我耍诈,可以先将我绑起来。等我说完你们再决定要不要杀我成么?”

生命至上,在活着面前被绑一绑又有什么关系。

她是这样想的,可是忠心护主的那两个却并不这样以为。

泳黛仔细地打量了昔竹片刻,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瓷刻花瓶。瓶子里装的是红色米粒大小的丸子。

泳黛轻笑说:“这药吃完,一盏茶后,如果没有解药,将苦不堪言,两盏茶后将四肢膨胀然后淤血滞留,最后暴毙而亡。你要我信你,那就吃下去再说吧。”

泳黛淡定自若并满不在乎的神情让昔竹有些害怕,可是更让她害怕的是泳黛嘴中所说的那种死法。做为一个现代社会未经生死的人来说,这样做的后果毫无疑问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况且昔竹所经历的事情的确是太玄乎了一点儿,别人是否相信还是一个大问题。若是不相信,那她岂不是自取灭亡?

昔竹顿了顿然后小声地问:“那个,我能不吃么?”

“可以啊,可以不吃。”

听了泳黛的话正在窃喜的昔竹还没来的及把微笑挂到嘴角,易烟的剑就又一次抵上了昔竹的喉咙。这一次,剑锋贴着喉咙。尖锐的铁气所带出来的寒冷让苍濡有些吃不消。

“你可以不吃,但我不能不杀你。说,小姐在哪里!”

昔竹一脸苦像,思考了半刻后还是决定对她们坦然。可是要怎么说呢?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过来的吧。那不是找砍么。可是,不说穿过来的怎么说?

昔竹觉得自己快疯了,索性牙一咬眼一闭。

“你们能让我说几句话么?等我全部说完再杀我行么?”

泳黛和易烟相视后点头道:“可以。只不过,你若是说出来的都是些胡绉乱编的话,或是意图逃跑,到时的下场就绝不是一柄剑一颗药的问题了。”

昔竹苦笑。

这两人一个是歧黄高手一个又随身佩剑。她一从先进社会来的人可是什么都不会。逃到哪儿?估计逃出去了连混口饭吃都会存在问题,还指不准会把自己弄出个什么下场呢。她可不想像言情小说里的那些个女主角,去什么青楼卖艺不卖身。人家青楼老鸨若是吃那一套还好,若是不吃,恐怕最后也只能沦个男人面前尤物。两两相比,她倒宁愿现在说些什么。哪怕被杀也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