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兴唐》兴唐传小说全文阅读 帝王攻 兴唐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09-11 14:09:34

《兴唐》兴唐传小说全文阅读 帝王攻 兴唐全文免费阅读 已完结

《兴唐》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午后方晴分类:历史主角:李威,李弘

火爆新书《兴唐》是午后方晴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李威,李弘,书中主要讲述了: “皇太子,皇太子……”几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十分清脆,但带着一种客家话的口腔。 李威惊醒过来。 “皇太子,你可将奴婢吓坏了。” 皇...展开

《兴唐》免费试读

“皇太子,皇太子……”几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十分清脆,但带着一种客家话的口腔。

李威惊醒过来。

“皇太子,你可将奴婢吓坏了。”

皇太子?李威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首先进入眼帘是一层层雪白的罗帐,层层叠叠,罗帐上还有一些镂空的缠枝牡丹暗花。此时,罗帐卷了起来,床前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穿着宫装,里面一件红色亵衣,半截雪白的胸脯裸露在外面,不是丰胸伟岸,但盈盈一握,再配上清秀的相貌,颇有一种邻家少女小家碧玉清新味道。

少女后面是一些家俱摆设,十分雅致豪华,不过家俱的样子,多有所怪异。比如矮小宽大的凳子,如果没有记错,那叫胡床。同样不高大但做工精美的台几,上面还放着一些怪异的瓷瓶,白釉双龙耳瓶。不算很白,如果外行的人会称它为黄釉。两个瘦长的提手,搭到瓶口处是一个简单的龙首。

古代?自己在拍戏?李威脑子一阵迷糊。

“皇太子只是受了一些风寒,下次注意不要淋雨就是,”御医道。

李威这才注意到旁边还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再后面还有两个穿着锦袍的青年人,手里抱着一柄拂尘。

“臣来开几味药。”老者拿起毛笔写了几行秀美的小字,一个青年人立即拿着药方离开了。

御医躬身:“皇太子殿下,臣告辞。”

李威还在迟疑。

他在看屋子,很大的一间屋子,屋梁离地面有十几米高,更不要说屋顶了。屋内不是金壁辉煌,装饰简约,然而那种富贵气儿,扑着鼻子都能闻到。连梁柱上面都刻着盘舞的金龙,这肯定在某处皇宫里面。又看了看,除了几个似乎是太监打扮的人外,没有看到一个摄像机,难道他真遇到了一件狗血的事,穿越了?还穿成了皇太子,天上地下,皇帝老子第一,皇太子老子第二。这也不错啊,自己好歹是一个讲师,装的学问不少,要在前世,未必算什么,但在这个年代……

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想到这里,他精神一振,向少女招了招手。

宫装少女走了过来。

李威道:“我脑子烧得有些糊涂了。”

宫装少女脸上流转着笑意,但刚才因为焦急,泪花儿还没有消失,道:“皇太子,你说话为何那么古怪?”

忘记了一件事儿,古代未必是普通话的,普通话是北方人南侵,渐渐融合的产物。这群人说话的口间更近乎于南方的客家话,但又有一些不同的地方。卷了卷舌头,学着少女的口音道:“今天是何年何月何日?”

“太子啊,你真烧糊涂了,”宫装少女担心地道,但立即回答:“今天是咸亨二年二月庚子。”

然后将他扶起来,一阵清淡的幽香传进了李威的鼻子。

二月庚子,也就是二月初八。咸亨二年?李威又不知道了。于是又问道:“这是那个朝代?”

“太子殿下,你可不要吓碧儿啊,”宫装少女急得眼水直流。连那个朝代都忘记了,事情变得大条起来。

“没事,碧儿,你不要哭啊,过几天就会好起来。”

但这怎么不急,碧儿道:“快传御医。”

“不要,”李威摆了一下手,说道。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说句不好听的,在古代就是鬼魂上了身了,如果万一让人发觉了,大事不妙。

“可是太子,你……”

“放心吧,你坐在身边,孤与你说话。”既然是皇太子,可以称孤了。电视上不是这样称呼吗?

碧儿不停地掉着泪花,在东宫之中,她与皇太子走得最亲近。皇太子仁爱,听说她家中出事,还主动救过她的家人,可不能出事啊。

“孤只是烧了烧,一些事情暂时忘记,过几天就会想起来,你这样大惊小呼,让他人知道了,反而不美。”

碧儿一惊,不但不美,如果皇太子真得了严重的失魂症,加上他的本身病情,有可能连皇太子的地位都能废去,伏在地上道:“奴婢知错了。”

“你起来吧,与孤说说孤的一些事情,说不定孤能想起来。”

“是,”碧儿站了起来,向远处的几个太监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退下吧。”

她名为宫女,但是皇太子的贴身婢女,在东宫中有很大的权威的。几个太监立即退下。碧儿这才向李威说了自己这具身体的事情。

他穿到唐朝武则天的长子李弘身上,是一个很仁爱的皇太子,唐朝的军律,士兵逃亡或者没有按期报到,家人会被充官。三征辽东的时候,就因为这条铁律,无数家庭破碎。李弘知道后,认为这个律法太残酷,进言废除,救人无数。小时候向博士郭瑜学《左传》,因为《左传》上记有楚世子芈商臣弑君故事,不忍读,改学《礼记》。

今年是咸享二年,也就是公元671年。

当然碧儿也不知道咸享二年折成公元年是多少年,不过通过她的话,李威知道自己成了武则天的长子了,而且按照现在虚岁,连娘胎里的时间计算,都有二十岁了。

未必知道很多的历史,但武则天那一个不知道?只要中国人都知道,自己是武则天的长子…………又是二十岁,还能活多少时间?

想到这一层,身子虚弱的李威,顿时冷汗阵阵。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一声长长的尖尖的嗓音:“义阳公主、宣城公主求见。”

“让她们进来。”

一会儿,两个少女走了进来,伏在李弘床前,道:“义阳宣城谢过皇太子相助之恩。”

李威看着她们,两个少女大约二十多岁,都生着鹅蛋脸,长相却很娇美。岁数稍大一个穿着鹅黄流苏长裙,挽着双堆髻,长长的眼睫毛,十分地清秀。小一点的穿着鹅黄夹袄裙,脸蛋比前面稍有点圆,大大的眼睛,却有些古雅的气息。

两个少女说完了,仰起头看着李威,眼中都带着感谢之色。

李威,也就是如今的李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艰难地坐了起来,做了一个虚扶的动作:“两位姐姐,别折杀孤,快快请起。”

义阳公主与宣城公主站了起来,碧儿端来两个小胡床,她们小心地坐下来。

李威又问道:“两位姐姐,何来此言。”

“父皇将我们下嫁了。”

“恭喜两位姐姐,不知下嫁何人?”但心中很是奇怪,尽管唐朝的事知道得不多,至少细节的事不知道,可也知道这时候女子结婚很早的,她们二十多岁了,才下嫁,不亚于后世女子到了四十才结婚。为什么到现在才下嫁?而且为什么要感谢我?

“亲卫权毅、王勖。”

亲卫就是皇宫卫士,但不能将他们作为普通士兵看待,特别是唐朝开国初期,皇宫卫士都是权贵弟子担任的。当然,未必所有亲卫都是权贵弟子。这一点李威还是知道的。

“权毅、王勖,是何人?”李弘问她们。

义城公主道:“权毅高祖曾祖是北周隋朝高官,祖父产卢国公,父亲也是官员,是一个官宦世家,他能配得上宣城妹妹。”

声音转低,带着羞涩道:“王勖王遂古是右监门将军平舒公之孙,歙州司马之子,出身于太原王府,身份不算是低贱的。”

王勖不是太原王家直系弟子,但是太原王家嫡系弟子,同样也是官宦世家,长相品德皆十分美好。这一次李治正是将义阳公主下嫁给了此人,将宣城公主下嫁给了权毅。

不算很好,也不算很坏,不过为什么她们要感谢自己,自己在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隐隐李威感到有些不妙儿。

看到李弘脸色沉静,两位公主说道,“我们二人不算委屈了。”

但对视一眼,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前些日子,这位尊贵的弟弟来到自己住处,与自己二人说了一会儿,当时她们也没有想起来。大婚她们肯定会想的,唐朝风气开放,女子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人事了。

可她们都二十多岁了,思想成熟。虽然很想大婚,然而对于她们来说,活命才是主要的。特别是宣城公主,人小鬼大,心思极其聪明。这一次居然能大婚了,不仅如此,大婚就可以离开皇宫了。也相对安全了。尽管这份安全是有限的。

因此,对李弘打从心底感谢。

“那就好,”李威看了看桌子上,冲碧儿道:“将那两件珊瑚拿过来。”

将这两个白色珊瑚递到她们手中,道:“两位姐姐,这给孤给你们的贺礼。”

“谢过太子,”两位少女伏下。

说了一会儿话,关问了李弘的病情,两个身份尊贵,其实很可怜的女子千恩万谢地离开了。临离开时,再次千恩万谢,流泪而走。

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碧儿冷嗯一声,尽管作为女子,很同情这两位公主,然而隐隐感到这样做对李弘不利,在李弘写奏折时,她就劝过,李弘不听。

“太子啊太子,”碧儿回过头,看着李威,心中不知是怜是惜。

李威茫然不知,到现在还不知道来龙去脉呢,他看到碧儿嗔怪的神情,又问道:“碧儿,难道孤做错了嘛?”

“奴婢也不知道,只感到太子这样做不大好。”

“为什么?”

“殿下,你有没有想过,她们是什么人的女儿。”

“什么人?”

“她们都是萧淑妃的女儿。”

“萧淑妃?”李威脸变了。自己对历史纵然知道再不多,也知道这个便宜母亲与萧淑妃、王皇后的事,甚至还知道萧淑妃好象还有一个儿子曾经立为太子,被母亲窜夺李治废掉了,才让自己做皇太子的。

也明白为什么这两位公主到现在没有下嫁了。她们是堂堂的公主,李治的亲生女儿,李治能有多少女儿,难道大臣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进谏?可这个太子李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