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上海滩之青梅煮酒》上海滩之青梅煮酒完结 cp 上海滩之青梅煮酒天然受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5:23

《上海滩之青梅煮酒》上海滩之青梅煮酒完结 cp 上海滩之青梅煮酒天然受 已完结

《上海滩之青梅煮酒》

来源:酷匠网作者:南有乔木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沈之,秦竹玖

《上海滩之青梅煮酒》是南有乔木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上海滩之青梅煮酒》精彩章节节选: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锁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展开

《上海滩之青梅煮酒》免费试读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锁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题词

1929年,上海。

上海如今确实算是全中华大地上最繁华的地方,这里金杯玉盏,夜夜笙歌。只要你有足够的钱,美酒美人,你都可以坐拥入怀。在上海城一个相对平静的名叫vivre的咖啡厅里,沈之婳收拾好最后一张桌子上的精致小巧的咖啡杯。

她正准备关门打烊,一只戴着白手套的女人的手就推开了咖啡店门,带得门上的银铃叮叮当当响。灰色的质地上乘的宽边礼帽之下,是一张美丽的脸。白皙的皮肤,精心画好的细眉,美丽动人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张涂了樱桃色口红的嘴。

相比之下,沈之婳的妆容平淡无奇的多,但她总能给人一种气质上的非同凡响之感。

“之之。”那个女人叫道。

沈之婳给泡好一杯摩卡给江思盈端过去。她实在不能理解,明天就要和上海一大富商宁乘风在平澜酒店举行婚礼的人,为什么会在深夜出现在她这个小咖啡厅门口。

“盈盈,你怎么了?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你在这里做什么?今天不好好休息的话,明天可就当不成最美的新娘了。”沈之婳笑着说道。

江思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温热的咖啡,说,“我就是想再来看你一眼,以后或许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沈之婳没听明白,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复问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做了宁府的少奶奶就不能经常出门了,以后见面也就少了。”江思盈解释道。

沈之婳笑道:“我听说宁乘风是个温柔善良的好男人,他肯定会给你自由的,你嫁的又不是秦竹玖,不用担心。”

江思盈笑了笑,说道,“宁乘风是很好。”是她江家门当户对最好的女婿人选,却不是她江思盈最期待的丈夫。

这一夜江思盈并没有说太多,等杯子里的咖啡凉透,她就离开了。

咖啡店打烊,沈之婳看着街上的霓虹,顺着街道往她的小公寓走去,她的影子被路灯越托越长。

盈盈就要嫁给宁乘风当宁太太了,谭庚不知到还要在香港待多久才会回来。她好像一夜之间又回到了当初刚来上海的样子,一个人。

沈之婳搓了搓手臂,心想,这霓虹绚烂的大上海真冷啊。

说起来,那时候的大上海有不少包藏温香软玉的会所,但会所里从男人到女人,每一个人的心,可不都是冷的吗。金屋里的风花雪月,比外头的寒风细雪可要彻骨的多了。

宁家的婚礼讲究奢华而不奢靡。上海三大巨头,除了宁乘风,还有秦竹玖和孟天骄。秦竹玖向来与宁乘风交好,平澜酒店又是秦竹玖手下的酒店,婚礼在这里举办,安保问题自然可以放心。

沈之婳是临时赶过来的,如果不是那一桌蛮不讲理的客人,她可以来的更早一点。她连服务生的衣服都来不及换,如果不是她手里拿着请帖,守门的保镖甚至不允许她踏进平澜酒店。

沈之婳进酒店不久后,平澜酒店门口就停了一辆黑色的崭新的轿车,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身形修长,俊朗睿气的年轻男人。他身上的气质就像忍冬的寒竹,肃然,清冷,却又带着不朽和生机。

站在门口的人一时躁动起来,厅里四散的保镖们这下全聚集到门口列队站好。被邀请来参加婚礼的报社也一起拥上前,顿时间,拍照声和提问声此起彼伏。

这个被众星捧月的男人,名叫,秦竹玖。

竹烟波月的竹,遗我佩玖的玖。

关于秦竹玖的说法莫衷一是,但被人们公认的是,这个男人绝对的挑剔和绝对的掌控欲。

秦家并非世代经商,而是在秦竹玖的父辈秦岩那里才富起来的。秦竹玖还是个孩童的时候就被送往遥远的法国留学,近几年才回到上海。但就是这个男人,让秦家在上海的产业短短数年内一再壮大,使得秦家在上海成为难以撼动的商业龙头一般的存在。

秦竹玖有天赋异禀的经商头脑,只要是他看中项目必定盈利满满,一如那些心机满满的商户所说,他是个天生的商人。

然而就在大家以为他将要和早有婚约的山东梅家的女儿缔结连理的时候,日军侵占了山东,梅家的女儿也自此下落不明。但这一年多来,秦竹玖并未对外宣布解除婚约,在遇见爱慕者上前表露心意时,依然会以梅语湘的未婚夫的身份自居。

哼,好一个薄情还要装清高的男人。

沈之婳看了一眼被众星捧月的秦竹玖,摸了摸自己带来的包包,往楼上江思盈所在的房间走去。包里是一条缀着幽蓝宝石的项链,是沈之婳准备送给江思盈的结婚礼物。

在商界贵胄满厅的地方,背着包的服务生确实惹眼,谁知道那个包里装的是柔软的纸巾还是一杆硬枪?

二十世纪的上海滩极致繁华,同样的,二十世纪的上海极其混乱。

所以沈之婳摸包的这一个动作完全落进了眼尖的秦竹玖眼里,他招来手下李林海问道,“那个服务生是谁?”

李林海解释道,“她是江小姐的朋友,不是我们酒店的服务生。刚才她入场的时候,我已经查过了。”显然李林海也注意到了沈之婳。

今天的婚礼不能有任何差错,秦竹玖自然而然的抬步着上了楼。

彼时沈之婳已经来到楼上,两个看起来保镖一样的人守在房间门口。与此同时,楼梯的另一边,一个高大的保镖和一个瘦小的保镖悄悄从另一条楼梯走下。

沈之婳对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说到,“我是江小姐的朋友,我叫沈之婳,我来给她送新婚礼物。”

另一边正下楼瘦小的保镖停了片刻,又继续往下走。

“对不起,沈小姐。江小姐吩咐过,在婚礼结束前谁也不见。”那个守门的保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沈之婳,说到,“再说你这装扮,也不像是能和江小姐交上朋友的人。”

话虽然难听,但,不无道理。

沈之婳已经因为装扮被拒之门外一次,所以当她再被保镖拦下来时,她也并不意外。

“不会的,盈盈不会不见我的,还麻烦你进去告诉她一声。”即便被瞧不起,沈之婳依然保持着礼仪和涵养说到。

但是那个五大三粗的保镖似乎没有沈之婳的涵养,“江小姐说不见就不见,你啰嗦什么?快走快走!”守在门口的保镖不耐烦的说,还顺手推了沈之婳一把。

沈之婳没有留神,退了两步,紧接着冷不丁撞进一个怀里。被沈之婳撞到的那个男人稳稳扶住她的手臂让她得以站稳。

瞬间蹿入鼻尖的是那个男人身上的一股松竹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