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总裁喂我一颗药》总裁有病我有药 鬼畜 总裁喂我一颗药总受

更新时间:2019-10-02 14:05:31

《总裁喂我一颗药》总裁有病我有药 鬼畜 总裁喂我一颗药总受 连载中

《总裁喂我一颗药》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宇宙小乖乖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谢君予,路之涣

主角叫谢君予,路之涣的小说是《总裁喂我一颗药》,它的作者是宇宙小乖乖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洁白宁静的病房里,男人脱了雪白的衬衫,袒露出来的上身完美得像美术馆里陈列古希腊雕塑。 此刻他背对着谢君予站在窗前,修长的手指轻轻...展开

《总裁喂我一颗药》免费试读

洁白宁静的病房里,男人脱了雪白的衬衫,袒露出来的上身完美得像美术馆里陈列古希腊雕塑。

此刻他背对着谢君予站在窗前,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叩击着玻璃窗,像在撩动着女人的心弦。窗外吹进来微凉的夜风,蘸着银色的月光,像轻纱一般抚过他的肌肤,折射出钻石般的光亮,璀璨得让人忘记呼吸。

谢君予脑袋昏沉沉的不知身在何处,她茫然地盯着男人完美的背影,直到男人慢慢的转过身……

这是什么情况!

光裸着上身的男人像是定格了的电影镜头,漂亮的眼睛诡异地盯着她看。

她慌张的收回视线,无处安放的目光只有四处乱瞟,想开口缓解一下这尴尬的场面,又讷讷地说不出话。

病房里安静极了,只有她的小心脏跳动得异常欢快。

这时候,路之涣微微地晃动了下脖子,像是突然开启了发动机,四肢百骸都通了电,整个病房都好似跟着颤动起来。

他一步步地向她走来,每走一步,都像在敲击心房的鼓声。这些鼓点汇聚在一起,变成嗡嗡地喧嚣声,直到高大的身躯覆在她身上,眼对着眼,鼻子对着鼻子,这些声音才骤然停歇。

谢君予紧张得浑身僵硬,只有手掌和脚趾不由自主地卷缩起来,垂着脑袋拼命地往身体里缩,就像以为躲进壳里就万事大吉的小乌只龟。

可是腰部一阵滚烫,又让她不得不从乌龟壳里钻出来。

路之涣的手已经贴在她敏感的下腹,来回摩挲着她滚烫的肌肤,一阵阵令人战栗的酥麻蔓延在每一根脆弱的神经上。

“不要、不要、停……不……要……停!”

充满男性荷尔蒙的炙热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不要停?”

她慌乱地点头,又慌乱地摇头。

路之涣邪魅一笑,勾起她的下巴,“不说话?”

谢君予两只手紧紧地环抱住身体,死死咬住嘴唇,像是一旦失控,就会不由自主地发出令人羞愧的声音。

可是抚摸着她的手掌却带着电流,一寸寸的烧毁她的意志。那意乱情迷的呻吟声,从牙缝里、从嘴角里、从身体的每个毛孔里偷偷溜出来,最后像开了闸的洪水,倾天盖地灌满整个世界。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

晕,怎么会有这么老套的台词!

接着,她就被两只强壮有力的双臂强行固定在床头。

谢君予绵软无力的反抗,像一条即将入锅的活鱼,无力地翻着肚皮吐着泡泡。

然后,就被一个霸道的吻宣告了所属权。

这个在她的口腔内肆无忌惮的吻,像森林大火,在林地内疯狂蔓延,越演越烈,烧得她全身疼痛,她都要窒息了!

呜呜呜……真是太不温柔了!

“谢君予!谢君予!醒醒!醒醒!”

一阵天旋地转,谢君予猛得睁开眼,惊得弹坐起来,差点就撞上了毛毛。

“你怎么回事,自从上次从医院回来后,你就老做梦,一边做梦还一边踢床,你是不是还没好利索啊?要不你再去一趟医院?”

医院?医院!

谢君予魂兮归来,羞愧难当中听着毛毛抱怨她蹬了一晚上的床。她红着脸道歉:“对不起啊,我下次注意。”

毛毛见她满脸潮红,贼兮兮地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春梦啊?哈哈……”

谢君予惊得脸色发白。

“这是梦魇。”一个从隔壁寝室过来还晾衣杆的同学救了谢君予。

她解释道:“在我老家这就叫丢魂,找个师傅念几遍经文就好了。”

丢魂?

可不是嘛,一场春梦做得惊天动地,真是鬼迷心窍的可以了!

谢君予惭愧万分的抹了把虚汗,动了下胳膊才发现浑身酸疼。

奇怪了,这真的只是一场梦?

“阿嚏”

她懊恼地揉了揉酸胀的鼻子,大概昨天晚上着了凉。

自从被路之涣带去医院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后,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踏实了。

然后从蹂躏得乱七八糟的枕头下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滑动屏幕。

Lacuse 。

为什么要吻她?为什么这么多天了还不联系她?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些为什么像是磨人的小妖精,折磨得她魂不守舍。

他到底对自己是个什么意思?是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呢?

看着冷清清的通信记录,答案是多么令人痛心疾首啊!

“唉,谢君予,你有没有在听啊?”

“啊?”

“我们讨论去哪里旅行呢,我想去看皇宫,有的想去看大海,有的想去爬山的,有的说想去哪个乡下看老房子的,真是的,破房子有什么好看的?谢君予你说呢?”

毕业旅行啊,谢君予依旧兴致缺缺,道:“随便吧,我无所谓。”

毛毛和那个同学还在兴高采烈地讨论,谢君予慢吞吞地起床穿衣,慢吞吞地挪到浴室,慢吞吞地挤了牙膏,盯着镜子里的黑眼圈,机械地刷着牙。

“电话,谢君予你手机响了。”

谢君予叼着牙刷,接了毛毛递过来的电话,无精打采地放到耳边含含糊糊地吐出一个字:“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等谢君予快不耐烦的时候,才悠悠地传来一声清咳。

“我是路之涣。”

这声音说不出的动听,可路之涣?是谁?

“谢君予?”

……

“啪嗒”谢君予的牙刷掉在了地上。

“不说话?”

这个让人辗转反侧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钻进她灌满牙膏泡沫的脑袋里,低沉中带着丝丝寒气,陡然让她打了个冷颤,顿时清醒了。

他说他叫路之涣!原来他叫路之涣!那陆希时是谁?

她赶紧吐掉满嘴的泡沫,然后……开始神经错乱。

“哈哈……哈哈……”

她想说两句风趣的漂亮话出来,无奈残缺的脑细胞实在编不出来,只剩下开头两声怪异的大笑,像是在嘲讽她的弱智。

“你又病了?”

……

谢君予彻底泄气了,她都要被自己蠢哭了。

“不说话?”

“没……没病。”

她嘟嘟囔囔地吐出两个字,然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要说什么才好。

“晚上跟我吃饭,你准备一下。”

吃饭?这是什么意思?这,这难道是……

“没在听?”

“在!在!”她两只手牢牢地握着手机紧贴在耳边,小心翼翼地问道:“为什么去吃饭啊?”

“你说呢?”

你说呢?你说呢?我不知道啊!

这答案呼之欲出啊。

“约会。”路之涣的答案果断又犀利。

“约会”这两个字,经过4G网络的传输,仿佛变成了一座飞来的金山,气势磅礴地砸在幸运儿的脑袋上,“轰”的一声,满世界都闪耀着金光。

“具体的安排,Lucie会联系你。”

路之涣要跟她约会!路之涣要跟她约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