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漫山樱花盛开时》樱花盛开时 第三期 小白文 漫山樱花盛开时YD

更新时间:2019-10-05 12:11:05

《漫山樱花盛开时》樱花盛开时 第三期 小白文 漫山樱花盛开时YD 已完结

《漫山樱花盛开时》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我喝普洱茶分类:浪漫青春主角:周禹,班小茜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我喝普洱茶原创的浪漫青春小说《漫山樱花盛开时》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周禹,班小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班小茜很感激周禹能替她出头,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周禹在校跟别人打架就是违反校规,班小茜作为纪律委员也不能向班主任求情。 不过她听曾...展开

《漫山樱花盛开时》免费试读

班小茜很感激周禹能替她出头,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周禹在校跟别人打架就是违反校规,班小茜作为纪律委员也不能向班主任求情。

不过她听曾佳怡说周禹因为这事被他爸爸用竹条扇屁股了,听曾佳怡的描述,貌似伤得还挺重。

她决定为周禹做点什么,毕竟周禹是给班小茜出头才受到的惩罚。

她回到家后,翻出一个放药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瓶红花油揣口袋里。

她奶奶站在屋外面,正巧看见班小茜揣着一瓶红花油到口袋里了。奶奶疑惑:“小茜,你出门带红花油作甚?”

班小茜从来不会对她奶奶撒谎。她坦白:“周禹在校替我说话,跟同学打架,班主任处分了他,他爸爸回家后一气之下用竹条呼他屁股,听说他伤得很严重,我就寻思着能不能为他做点什么。”

奶奶老了记性差,她刚开始听到周禹的名字时有些迷糊。顷刻之后,她才恍然大悟:“哦哦,我想起来了,周禹就是之前来咱们家做客的少年。”

“对。”班小茜走到奶奶面前,纳闷道,“话说奶你刚刚出门去哪了?”

奶奶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来一沓钱给班小茜看,乐滋滋地说:“这不你爸打电话跟我说,他又打了一笔钱到卡上了。我刚刚就去银行里给取出来了,那队排得老长了。”

班小茜扶着奶奶到一把椅子上坐下,然后蹲下来,很心疼地揉了揉***腿:“奶,以后到银行取钱的事交给我去办,您腿脚不方便,还是尽量少走动吧。”

奶奶摸着班小茜的头:“没事,这点小事用不着你出马。你爸在外地打工赚钱,你妈又早早地去世了,你也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我不想自己成为家里的负担。”

班小茜站起来,浅笑:“奶,您肯定饿了吧。我去给您做饭吃。”

奶奶突然抓住班小茜的手,笑呵呵地说:“奶不饿,况且你刚才不是说要去看望周禹吗?赶紧去呀,不要在别人吃饭的时候去,多打搅别人呀。”

“我……”班小茜把红花油从口袋里摸出来,左右为难,“周禹没有奶您重要。”

奶奶咂舌:“嘿,小茜,奶也没见你平日里有多少朋友,好不容易认识一个愿意给你讨公道的周禹同学,你得珍惜。”

班小茜并没打算去珍惜周禹这种放浪的男孩子,她宁愿一辈子都是孤零零一个人,也不会跟周禹发生关系。

但班小茜没好意思拒绝***请求,何况她从小到大都很尊重***安排。

她点着头:“好吧,那奶就先在家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奶奶招招手:“去吧。”

说完,班小茜便走出了家门,往周禹的家走去了。她知道周禹的家在哪,之前周禹就带她到他家去,为的是帮周禹完成一份调查问卷。

周禹的家跟班小茜的家一样是四合院,大家的家都是有天井的,只是周禹的家比班小茜的家大了那么一圈。

周禹的爸爸是一个小学学校里的数学老师,而他妈妈是替别人做刺绣的。

班小茜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她唯一知道的是她爸爸在北京打工。

有些时候,班小茜挺羡慕周禹的家庭的,至少周禹还有爸爸陪、有妈妈疼。

反观班小茜,爸爸只有过年才回家,其余时间都是她那六十多岁的奶奶照顾着。

……

班小茜终于来到周禹的家,当时周禹站在天井里面对着一堵墙,周禹的爸爸也在天井里,他坐在一把摇摇椅上在看报纸。

从厨房里传来一阵阵爆炒声,估计是周禹的妈妈在厨房里炒菜吧。

周禹的爸爸放下报纸,便看见班小茜出现在门外面。

他一下子就认出班小茜来了:“我认得你,你是周禹的同学,上次来我们家做问卷调查的,叫班、班班什么来着?”

“臭乌鸦?”周禹偷瞄着班小茜,“她怎么过来了?被她看见我在面壁思过,糗死了!”

班小茜文质彬彬地朝周禹爸爸鞠了一躬:“叔叔,我叫班小茜。”

周禹爸爸尴尬地大笑:“哈哈哈,我最近教案比较多,多得把你给忘记了。”

“没事,叔叔。”班小茜定睛看向在面壁的周禹,“我来是找周禹同学有事的,能否借用周禹同学一会儿?”

周禹肃立,但他现在是假装镇定:“臭乌鸦到底想干嘛!”

周禹爸爸瞄了周禹一眼,随后坐回摇摇椅上,阔气地说:“嗯,那行吧。”

“咦?”周禹迟疑地转身看着他爸爸,“爸,我真的可以走吗?”

爸爸嫌弃地扫扫手:“去去去,别让班同学等久了。”

“谢谢爸。”周禹乐呵呵地跑向了门外面站着的班小茜。

班小茜带着周禹来到一条鲜有人经过的小巷子里,周禹弯着腰,用手捶自己两条腿:“靠,站了一个小时,站得我腿好酸。我爸真是思想落后,现在都不流行面壁思过了。”

班小茜走到周禹的身后,不顾周禹任何看法,一手摸了周禹的屁股一下。

“诶——”周禹立马挺直腰板,双手捂着自己的屁股,转身面向班小茜并后退两米。他羞红了脸:“你、你你一个女生摸男生屁股想怎样!”

班小茜面无表情:“我听佳怡说,你爸拿竹条呼你屁股,不疼吗?”

周禹低着头,一脸难堪:“曾佳怡怎么连这种事也告诉你啊!”

班小茜继续问周禹:“严重吗?”

周禹怒斥班小茜:“特别严重,我现在连坐都成问题了。我有今天都是你害的。”

班小茜生气地一拳捶了周禹的头一下:“你还挺会推卸责任的,我又没有命令你去跟你朋友打架,都是你主观意识导致的!”

周禹抬起右手,捂着自己被班小茜捶疼的头,他好像醒悟了什么。他对班小茜说:“哦——我好像懂了什么。我替你出头,结果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你内心过意不去,来找我道谢的对吧?”

班小茜不假思索:“对。我过来关心你的。”

周禹不屑地撇撇嘴:“切,谢谢关心哦,但没必要。我要是能回到过去,我才懒得理你呢。我真有够蠢的,居然为了一只乌鸦给自己找罪受。”

班小茜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摸出来一瓶红花油给周禹看:“别说了,把裤子脱了,我看看伤势,顺便帮你涂药吧。”

“诶?诶诶?”周禹目瞪口呆,“你有病吧,臭乌鸦。你是女生啊,你能不能有点女生的样子啊,一本正经地说要帮我屁股涂药,你能不能有点廉耻心啊!”

班小茜嗤笑:“你脱不脱?”

周禹架起双手,高傲地说:“你就是拐个弯子想看我屁股,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

班小茜看周禹这幅居高临下的模样很无语,因为她最讨厌的就是觍着脸伺候别人。

她把手里的红花油塞到周禹的手上,然后跟周禹说:“你爱用不用,反正我道谢了,咱俩以后谁也不亏欠谁。”

班小茜说完这番豪爽的话后,转身便在周禹面前走开了。

“呃……”周禹看了红花油一眼,又凝望着班小茜渐行渐远的背影,他竟内心有点动摇。

班小茜虽然身为女生,但她从没觉得看男生屁股是一个不符合三教九流的行为。可能是她才十三岁,并不是很理解“男女授受不亲”的含义。

她单纯地只想替周禹做力所能及的事,为的是弥补她内心对周禹的愧疚感。

而如今她把家里仅有的红花油送给了周禹,周禹也接受了,她的愧疚感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如此一来,周禹也不会抓着她欠他人情的事道德绑架她不能记他违反班规。

所以班小茜关心周禹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内心过意不去,更多是因为她不想让周禹抓住任何能够控制她的把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