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门主娇妻不可欺》少帅 娇妻不可欺 强攻 门主娇妻不可欺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19-10-08 08:03:56

《门主娇妻不可欺》少帅 娇妻不可欺 强攻 门主娇妻不可欺小说目录 连载中

《门主娇妻不可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猫六七分类:玄幻言情主角:蓝伶珊,万金宝

主角是蓝伶珊,万金宝的小说《门主娇妻不可欺》此文是猫六七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入场时人们贡献出来的拍卖品就像是餐前的开胃菜,吃了开胃菜也是时候上正餐了。 洛燕舞撩开展示台上的红布,一把刀锋锐利泛着青光的古朴...展开

《门主娇妻不可欺》免费试读

入场时人们贡献出来的拍卖品就像是餐前的开胃菜,吃了开胃菜也是时候上正餐了。

洛燕舞撩开展示台上的红布,一把刀锋锐利泛着青光的古朴长剑展露于众人面前,“此乃四星寒天剑,出自铸炼师炙言之手,五千金宝起拍,叫价一次一千金。”

话语刚落,坐席上的群众便开始不慌不忙地叫价。

“六千。”

“八千。”

“九千五!”

当价格叫到一万二时,蓝伶珊也凑了个热闹,“一万五!”

没想到拍卖会首件正品拍卖居然是把剑器,飞虎佣兵团中朱泓斌那浪荡子恰巧是擅剑武者,她便想投得寒天剑给予他作为装配武器。

阎修珏富有深意地斜睨蓝伶珊一眼,不知她哪来如此多的金钱。

按照宫里每月颁发给每位公主的月银,就算蓝伶珊作为嫡出所得到的月银会多一些,扣除了日常的花销,也所剩无几。她入场已交予入场费两万金宝,何来买下寒天剑的钱财?

四星兵器还不算是稀罕物,所以只有三三两两的叫价便要停息,正当洛燕舞敲下第一声定锤,蓝伶珊认为寒天剑已是她的囊中之物时,硬是蹦出来个碍事者。

“三万金宝。”

蓝伶珊放眼拍卖场内寻找声音来源,想看看哪位土豪竟花多于她一倍的价格想要拍下寒天剑,却发现那碍事者不是别人,正是圆圆润润的小胖妞邓媛媛。

“主人,你再加价啊!可别让那猪一般的女子欺负了去。”小白也发现了横刀夺剑之人,怂恿自家主人继续加价。

蓝伶珊汗颜,买把四星剑器要花上三万金宝以上的钱财还真是不值,便作罢把寒天剑让给了邓媛媛。

瞅着一楼席位上得了剑器的小胖妞笑得眼睛都眯起就要看不见,蓝伶珊无谓地耸肩,说不定下一件拍卖品会更好呢!

蓝伶珊这般在内心想着,拍卖台上场内的侍从已经摆上了第二件拍卖品,同样是红布遮盖看不见本貌。

“此次拍卖之物仍是剑器,仍然出自闻名的铸炼师炙言之手,乃五星寒涟剑,一万金宝起拍,叫价一次两千金。”

洛燕舞话语落下,掀开遮盖剑身的红布,露出寒气逼人的寒涟剑。

其剑长三尺半,两刃泛着锋锐寒光,剑柄上还镶嵌一颗打磨得光滑发亮的冰晶石,与四星寒天剑相比,可谓是更胜一筹。

才得了寒天剑的邓媛媛看看展示台上的寒涟剑,又瞅瞅得手的寒天剑,气得心肝脾肺肾都涨了,也只能对着台上的寒涟剑干瞪眼。

谁叫她如此豪迈一举买下寒天剑,而错过了寒涟剑。

蓝伶珊捂嘴偷笑,她就说下一件有可能会更好嘛!没想到还真被她一语成谶,当机立断便叫价道:“一万八千金宝!”

寒涟剑虽然与寒天剑只差了一星级别,但在其使用上只有持剑者才能感受到各中区别。无论是剑的韧性、发挥出的威力,或是品质都是天壤之别,正像于灵器与宝器间相隔的是一条不了跨越的横沟。

“两万。”席位上一名身穿锦衣的男子叫道。

“两万六千。”另一名男子提价。

“三万金宝。”

“三万二千!”

一声叫价比一声高,分别来自观众席上不同的角落。

由于五星剑器与四星剑器的区分,叫价自然比前一次要热烈得多。

“三万八千金宝!”邓媛媛终于是按耐不住叫出了价。

她如何能甘心得到一把低于寒涟剑的次货!

邓咸丰在仁德上是备受民众爱护的右相,但在家中对邓媛媛可是纵容至极,言听计从,断不可能阻止她在拍卖会上挥金如土,连她的母亲邓柯氏亦是。

“四万金宝。”蓝伶珊再次叫价。

为了李帆的装备剑器,她可谓是卯足了决意,必要拿下寒涟剑。

谁知这次过后,再往后的拍卖品中是否还有品质更加精良的剑器?这可是把镶嵌了冰晶石的五星剑器,恰好对了朱泓斌的灵力属性。

“四万六!”轩辕文毅竟也加入到寒涟剑的争夺战中。

他坐在包围着拍卖台最前方席位的另一侧,正与邓媛媛一家面对面。

轩辕文毅从传言中听闻了右相之女对心目中的小女神,也就是他大皇姐的所作所为后,决定凡是邓媛媛所看中之物,他就当做善事为拍卖会主办方拉高拍卖品的金额,好让她花费更多的钱财买下心头好。

“四万八千金宝!”蓝伶珊这一叫价声可是夹杂了微怒,实在想不明白横插一脚的轩辕文毅好好一个二星魔法师要把剑做什么?

“五万!”邓媛媛犹豫一会,还是加了价。

“五万二。”轩辕文毅再接再厉将叫价往上提。

“五万四千金宝!”蓝伶珊咬牙切齿地道出价额,真想一个平底锅过去拍扁那叫价的跟屁虫。

跟,跟,跟,跟人就算了,连叫价也跟着瞎叫嚷!明明三万多就可以拍下的剑器,还非得加价到五万多!若是让她拍下了,也是白白浪费了一半的钱财。

若是让蓝伶珊知晓轩辕文毅对寒涟剑叫价的原因,估摸她会被这猪一样的队友给气炸。

轩辕文毅抬头望向二楼发出叫价声的厢房,对那道声音异常熟悉。莫非是他最亲爱的大皇姐也来了拍卖场?

“六万!”邓媛媛把心一横,喊出了能支付寒涟剑的价格底线。

“六万二千金宝!”轩辕文毅再次叫价,眼睛紧盯二楼一处厢房,只为了能再听一次厢房中那熟悉的嗓音叫价,好确认其是否就是心中所想之人。

听闻轩辕文毅的叫价,蓝伶珊已被气得从躺椅上蹦了起来,不顾价格考虑叫价道:“八万金宝!”

真是气死宝宝她了!她这二皇弟老是胡乱叫价,害她一气之下就把叫价提到了八万。

现场一片嘘声,不由得纷纷望向声源的厢房。

这人是否是人傻钱多?怎么就为了拍下一把五星剑器,而花费这么多冤枉钱?这把寒涟剑顶多就值五万金宝,多了还真是一分不值。

就连邓媛媛也放弃了对寒涟剑的持有欲。

厢房内的叫价声如愿响起,轩辕文毅自是听出了其声音的所属者,霍然欣喜。其甚想就此冲上二楼包厢给蓝伶珊来个大大的拥抱,无奈二楼可不是一般人在拍卖场能踏足的区域。

最终,蓝伶珊便以八万金宝的价格成功拍下五星剑器寒涟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