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湖奇闻记》江湖奇闻记txt kuso 江湖奇闻记君臣文

更新时间:2019-10-08 12:15:49

《江湖奇闻记》江湖奇闻记txt kuso 江湖奇闻记君臣文 连载中

《江湖奇闻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正月的雪分类:武侠主角:潘长龙,那一

《江湖奇闻记》由网络作家正月的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潘长龙,那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铁掌帮帐营。 铁掌帮帮主潘长龙冷漠无比,对付魔教之人更是心狠手辣,一想到这些人的下场,我的心里一阵的失落。...展开

《江湖奇闻记》免费试读

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铁掌帮帐营。

铁掌帮帮主潘长龙冷漠无比,对付魔教之人更是心狠手辣,一想到这些人的下场,我的心里一阵的失落。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想多了也是瞎想。我只是一名无名小子,我要做的就是跟随师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正义之事,除魔卫道,为天下苍生尽一些微薄之力。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轻松许多。

我们跟随着大师兄来到师傅的帐房,师傅正在案边看着什么书信,而一旁站着的就是师娘。

师傅姓吕,名长顺,今年刚刚四十岁。听大师兄说,师傅年轻时原本是一名书苑老师,后来一家人被魔教的人杀害,之后被一位剑道高手相中,习得几年的剑术,剑术有成时行走江湖遇到了现在的师娘苏琴,二人结为夫妇之后便建立了铁剑派。我们师兄弟十三人是师傅收的第一批弟子。

大师兄说师傅的师傅是武林大派中的一名高人,剑术非凡,为人侠义,所传授与师傅的一套剑法更是威力无比。如果能将师傅的剑法学会,那么在江湖之上就算是有一席之地了。

只怪这几年光景不好,四年的时间我们才扩展到不足百人,加上此次被魔教杀掉的十几位师弟,全部人员还有七十多名。但是我一想到金刀流派,心里隐隐有些庆幸之感。金刀流派与我们铁剑派一样,同为江湖小派,门内弟子不过三十几号人,是一个比我们铁剑派还要小的门派。金刀流派的门内光景相比较我们而言,却是更有些凄惨,门内弟子本来就少,这次两狼山一战恐怕死了不少弟子,所搭的帐篷也从刚刚来到此地时的四座,变成了两座。不过金刀流派掌门的刀法耍的很好,与师傅的剑法有的一比,门派虽小,但也没有人敢小觑他们。

我们进了帐篷,单膝跪下,道:“拜见师父师娘。”

师傅身材有些臃肿,抬眼看了我们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道:“张大胆,这次我们有多少弟子丢了Xing命?”

张大胆就是大师兄。

“启禀师傅,这次围剿魔教,有十六名师弟阵亡,另外有伤者数十人。”

师傅放下手中的信件,单手扶住额头,叹道:“不是告诉你们,要冲在大部队的后面吗?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死掉?”

师娘站在一旁,脸色也很不好看。

大师兄抱拳,道:“师傅,魔教中人Jian诈狡猾,竟然从后面偷袭,杀了我们几名后就又躲了起来,我一气之下,就带着师弟们冲了上去。对于死去的师弟,大胆甘愿接受惩罚。”

大师兄生Xing憨直,不懂师傅的意思,我看到师傅的脸都气的通红。其实师傅的意思是要我们加倍小心,魔教之人凶残,对拼起来更不会手下留情。师傅是想更大的减少伤亡。

师傅瞪了大师兄一眼,说道:“死都死了,责罚你有何用?”

大师兄又道:“是,弟子知错。”

师傅正了正色,道:“也罢。自古正邪不两立,死伤也在所难免。你去将死去的弟子就地安葬,另外收拾一下行礼,今晚庆功宴结束后我们就离开。”

“是。”

这时,师娘笑道:“你们这次杀敌有功,回去之后自会有奖赏,现在都下去吧。”

我们同声道:“是。”

不知道师娘所说的赏赐是什么。我想起回来时看到的那一车车拉的箱子,要是每个人分一些钱财,倒也是一件好事。

但是,这与做完案子分赃,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心里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喜悦也荡然无存。

回到我们的帐房前,看到房前一字排开的尸体,心里说不出的惘然。

我们在帐房后面挖了十几个坑,将死去的弟子埋了下去,因为条件有限,每个坟头前只插了一根木板,上面用朱红写着“铁剑派,某某某”。

江湖中人四海为家,就算是死了,也是随处埋葬。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的杀喊声。

我心里一惊,难道是魔教杀回来了?

丢下手中的工具,提起长剑,我们跟着大师兄奔了过去。那声音离我们不是很远,我们本就是驻扎在边缘处,只需要绕过几座帐篷就可到达。

我们拐了几个弯,来到一处山壁下,正看到有不少的人在厮杀。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前方二十多名身穿黄色劲装的人,手里拿着大刀,正与几名衣着奇怪的魔教之人对峙着。周围更是有不少其他门派弟子准备接应。

大师兄拉住一名拳宗的弟子,问道:“这位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那名被我大师兄拉住的拳宗弟子脸上露出不快,甩开大师兄的手,有些怒气的说道:“几个魔教欲孽想要混入我们的大本营,被金刀流的弟子发现了。”

这时,前面有人喝道:“你们这一群所谓的正派弟子真是不要脸,竟然靠偷袭取胜,亏得整天喊着正气凛然,我呸!”

我在这边看得清楚,说话的是一名身材中等的老者,手里拿着一把奇弯的刀,与他交手的正是金刀流派掌门断金石。

此时,那名老者身上已有数处刀伤,其余魔教之人身上也已多处挂彩。虽已有败势,但是他们气势却是丝毫不减。

断金石隔开老者的一此攻击,脸色严峻,道:“哼,魔教之人也敢对我正派妄言?可笑之极!”

那名老者退了几步,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突然大笑起来,道:“正派?你们也敢称自己为正派??”

断金石冷哼一声,不再多说,提着大砍刀就冲了过去,再次与老者纠缠在一起。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正是铁掌帮的人,我们连忙让开了路。

铁掌帮的弟子个个威武高大,一身的本领自不必说,比我们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此次能顺利拿下两狼山,有一半的功劳是属于铁掌帮的。

潘长龙大步走了过来,正站在我的身前,看了眼前方,问道:“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人?”

我心想,他这句话是问的谁,这片点大的地除了他就是我。

正想着间,他竟扭头看了看我,眉宇间的凌厉之色让人不敢直视。

我心里一动,连忙单膝跪地,道:“禀告盟主,这几个人是魔教余孽,欲要从此地潜入大营。”

潘长龙点了点头,一招手,从他身后快步走出一名铁掌帮弟子,恭敬的立在他身后,接着潘长龙说道:“一个不留。”

那名弟子抱了一拳,招呼着身后几十名弟子就冲了上去。

远处那名老者见更多的人加入战团,大概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嘴里大叫道:“你们这帮卑鄙小人,就知道以多欺负人少,待我长生堂堂主杀来,定将你们碎尸万段!老夫在阴曹地府等着你们!等着你们……”

老者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铁掌帮的加入终究是让他们双拳难敌四手,只那么一会,所有的魔教之人就被杀个干净,再无活口。

老者临死前说的话在我脑海里久久不散。这次围剿魔教是在晚间秘密行动,是在他们毫无防备之时开始的,说是偷袭也不为过。都说正道行事光明磊落,大丈夫坦荡荡,不耍卑鄙手段,可是这一次行动却并不是人们口中所说的那样。

或许,正道与魔道之间根本不存在光明磊落,有的只是立场不同罢。厮杀结束,金刀流派和拳宗受伤的弟子都被抬了回去,那几个被杀的魔教之人就随意的被丢在山脚下,无人问津。

回到住处,大师兄与其他师兄弟开心的聊着,无非也就是这次杀了多少人,过程当中有多么多么的惊险。我坐在一角,擦拭着我的长剑,上面的血迹已经被我洗干净,但是冥冥中,我总能看到它剑锋上不断地流出血,鲜红滚烫的血。

这时,他们又哄笑一声,我实在有些厌烦,将长剑放到架子上,撩开帐篷帘子走了出来。身后,响起小师弟疑惑的的声音。

夕阳西下,余晖染红了西方。山脚下有一处高地,我决定去那里坐一会。

路过金刀流派的营帐时,里面突然传来女子的冷哼声,接着又是一阵的零零碎碎的只言片语,只听得几句“无耻”“报仇”之类的话。

我不愿再多听任何噪杂的声音,不禁加快了脚步。不曾想还没走几步,金刀流派的那个帐篷帘子被人猛地掀开。

我回头看去,潘长龙率先走出,身后陆续走出十几名身着光鲜的人,都是各门派的掌门。师傅也在其中。

只听潘长龙对看守此间的两名金刀流派弟子说道:“将这女人看好了,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说完便甩袖离去。

师傅看见我在,轻咦了一声,向我走来。

我连忙单膝下跪,道:“徒儿拜见师傅!”

师傅,点点头,道:“顾天,你不在帐中休息,跑这里来做什么?”

内心对各大门派的不满绝不能让师傅长辈们知道,否则不知道会被师傅惩罚成什么样。脑里灵光一闪,脸色微微变得有些难看,诺诺说道:“师傅,徒儿肚子不舒服,想要去茅房……”

我偷偷看了眼师傅,只见他脸上露出些无奈,但是语气中还是有些疑惑:“难道你们帐房旁边没有茅房吗?”

“启禀师傅,那里的茅房被师兄弟们占了。”

师傅点了点头,道:“速去速回,一会就要庆功宴了。”

师傅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我驻在原地等他走远了才直起身,悻悻的向那高地跑去。

等到了高地上,我找了一块可以靠背的大石坐了下来,嘴里一贯的含着一根枯草。

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山去,只剩下半个身子。远处天空上几只飞鸟展翅滑翔,不时地扇动几下翅膀,下面大本营里熙熙攘攘,传来阵阵的笑声,傍晚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