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旧地逃亡列车》旧地 免费阅读 旧地逃亡列车出柜

更新时间:2019-10-09 10:05:16

《旧地逃亡列车》旧地 免费阅读  旧地逃亡列车出柜 连载中

《旧地逃亡列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幸人棠分类:浪漫青春主角:青津,梦竟然

《旧地逃亡列车》作者:幸人棠,浪漫青春类型小说,主角:青津,梦竟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再次睁开眼睛,摇摇晃晃的,列车还在行驶,窗外依旧漆黑,显然还处在隧道之中没有出去,思拓好像如梦初醒,抚着自己的后颈,发现没那么疼...展开

《旧地逃亡列车》免费试读

再次睁开眼睛,摇摇晃晃的,列车还在行驶,窗外依旧漆黑,显然还处在隧道之中没有出去,思拓好像如梦初醒,抚着自己的后颈,发现没那么疼了,他小心翼翼地摆摆头,竟可以活动了!怎么回事,他还没想明白呢,又是一声惊呼!天啊!什么时候自己身旁坐着个人,还是个抱着孩子的大婶!她穿着印花衣裳,梳着大辫子,讲着他听不懂的方言。

“谁啊你!”他简直要疯了。

“嚷什么嚷呢小伙子,这位子没人我还不能坐了吗?”大婶理直气壮,由嗓门辅助得以从气势上压倒思拓。

思拓顿时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激了,他悻悻低下头,发现自己怀里揣着那女孩留下的手账本,什么情况?抬眼又瞥见这座位的椅套颜色不太对劲,不是红色的吗?什么时候又变成蓝色?他蹙眉,把注意力放回窗外,好不容易遇到上一束灯光,隧道壁上的纹饰又在眼前犹如走马灯晃过,他愣了愣,没有来得及细想,很快重见天日!——列车驶出了隧道,一时间强光刺得他眯起了眼。

“等等?——不对吧,天怎么这么亮?明明出发时快傍晚了!”

手机呢?他想看看时间,从裤袋里摸索了一阵,拿出手机一瞧,发现黑屏了……

蓝天白云,田野连绵,思拓把外头的好天气看在眼里,心里着实慌了,他以为这是个梦,是个他有知觉的梦。不然无法解释,而且这车厢左看右看都是旧式的火车,跟他乘坐的高速列车完全是两码事!

他吞咽下口水,向身边的大婶求救,怯生生地问:“请问……我们这是要到哪?”

大婶向他投去了诧异的目光,心想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她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么大人了,连自己要到哪都不知道?”

思拓轻轻点头,他苦恼道:“我有点晕。”

“哦,是晕车啊小伙子?”

思拓不置可否。

“这车是到青——”

“青藏高原吗?”思拓克制不住抢了答,“唉,看来是我太去西藏旅游,才做了这样的梦——呵,神奇的天路,怎么跟电视上看得不太一样——”思拓喋喋不休,而大婶听得一头雾水,她连忙打断道:“什么青藏高原,小伙子瞎说什么呢?这是要去青津!”

思拓五官都挤到一块了,不愿接受,他震惊道:“你是说搞了半天我还要去青津!”

见他一惊一乍的模样,大婶已经不认为思拓在说傻话,倒是像疯言疯语,于是她抱着孩子别过脸去,不再搭理思拓。思拓还想问她点话,意识到大婶对自己有所防备时,才觉得自讨没趣。

这时候乘务员忽然过来查票,思拓又紧张了起来,因为他想到按照梦里的套路,这时候他肯定是拿不出票的。抱着侥幸的心理,他摸摸口袋,意外地被他摸到一张卡片。他瞪圆了眼,拿出来一看,分明是自己亲自去取的单程票没错!

已经分不清是真实还是梦境了,等着乘务员一来,思拓赶紧把票给他看了,可是却还没过关,乘务员拿起他的票端详好久,眉头一挑,用极其克制的语气对思拓说:“先生,请出示您的车票。”

“我不是给你了吗……”果然有陷阱,思拓底气不足地回应。

“先生,不要开玩笑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乘务员礼貌回答,把票还给了思拓。

“那看我的先!”大婶把手里的票举到乘务员面前,乘务员只是瞥了一眼,就点点头。如此明显的差别对待让思拓有些生气,“这怎么不是票呢!”他一把抽过大婶的手里的票,“借我对对——”拿着两张票开始比对。

除了出发地和目的地一样以外,印刷字体、票面颜色、车次、时间完全不同。这根本就是两张不同年代的票,思拓那张是2017年12月4日没错,而大婶那张,赫然印着2009年12月4日,思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能宽慰自己说在梦里一切皆有可能。

“您好好看看。”乘务员十分沉得住气,一点也没有急的意思。

他尴尬地抬头,对着乘务员抱歉道:“好像……真的……不太一样……那我要……我该怎么办……”

“先生,逃票行为已经违反了列车条例,一经发现,必须加价补票,否则我们会报警处理。”乘务员面无表情地说。

“补票,我补——”思拓纳闷,他没想到这个梦竟然如此抠细节,面对乘务员的紧盯,他只好又摸摸外套口袋,谢天谢地,钱包在身上!他二话不说赶快补了票,只是这时大婶已经完全把思拓当成一个怪人,她抱着孩子又坐到另一节车厢的空位上去了。对此思拓无话可说,他脑子准备完全放空,由于无力扭转局面,他只能放下戒备,跟随这梦境往前推进,想知道这列车究竟要带他到何处去……

竟真的离青津越来越近了!这个奇怪的梦太具有实感,思拓忍不住观察,他很惊讶于梦境对于真实的复制能力,这里的铁路、植被、建筑……总之一切景观,都跟他离开时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就是青津没错了。

没过多久,列车就停下了,归心似箭,车厢里起了一阵骚动,乘客带着各自的行李陆陆续续下车,思拓却有些迟疑,他不确定自己接下去要怎么做,只因他已经识破这一切都属于假象。就在他踌躇不前之际,那位乘务员又经过车厢,停下脚步,一再用提防的眼神看着思拓,逼得他不得不下了车,对了,除了手上一本册子,他什么行李也没有。

在站稍嫌拥挤的月台,思拓茫然四顾,乘客散得很快,摩肩擦踵离他而去,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目的,只有思拓不知道自己要去向何方,这种迷茫的感觉过于真实,实在不应该啊!他认为如果是在梦里,根本无需体会彷徨,只管天马行空罢了。可为何他要像个傻子一样,抱着本子杵在原地?

站台上的寒风冰片一样地刮过他的脸,高挺的鼻根裸露在外,所以红得很快。思拓冷得发颤,急促地呼着气,把口罩摘下,他拍了拍自己的脸,一切感受是如此真实,越来越不像是梦了,在思拓仰头,他正前方是“青津”站牌旁边的电子时钟,红色的显示屏吸引住他的目光。

“2009年12月4日14点35分”

思拓面露难色,他拿出刚刚补的票一对,也是这个时间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不通,他往月台中间候车区去了,呆坐在座椅之上,想要冷静一下。

他还在看手中的票,陷入对往昔的追忆,2009年12月4日,当年他就是在这一天坐上离家的火车,这一冲动的后果是使得爷爷心脏病发,撒手人寰。他有多么不想回顾这一历史,就有多么惧怕这个日子,可这个梦竟然把时间设定在了这一天,是有什么用意或是启示吗?他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

“这到底是做梦还是我穿越了,或者只是一个穿越的梦?”

“如果我现在回去找爷爷,爷爷还在吗?”

“我当年的火车可是下午三点,如果现在就是8年前,那么爷爷应该刚刚发现我准备离家出走的事实,现在有可能正晕倒在家呢!”就这么一个念头,吓得他跳了起来。

不管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回家里看看!

火车站里的人声是真实的喧嚣,细听他们的对话都很日常,他越来越紧张,如果是梦的话怎么会如此细致,他往出站口跑,脚下生风,似乎真的有人在等着自己去拯救。没有时间了!

一出站口,供他选择的交通工具只有出租车和公车,为了能够快点,他跑到路口去拦车,没等多久,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在他的要求火速赶往爷爷家中去。

他老人家住的平房就在老城区里,那儿一整片还未被翻新重建,虽然年久失修,楼房都暗淡下去,配套设施也跟不上,好在植被越长越好,绿色像爬墙虎一般给这老城附上一抹厚重的清新,消除了年代感带来的压抑,反透出十足的韵味。

“这片老树很多,像个森林。”司机兜过一个圆形地,漫不经心地说道。

思拓虽然没有插话,但是他看见树荫下的泊油路的黑色是温柔的,树荫下的交谈的人是温和的,树荫下的杂货铺还开着,孩子们蹲在地上玩弹珠……他记忆里有一部分影像被激活了,整个人痴痴的,不敢相信,这儿可太像当年他生活过的地方……

车开飞快驶进一条巷子,在思拓印象中,这巷子到夏天就会开满一簇簇、一丛丛的勒杜鹃,鲜红粉嫩地点缀着两旁错落有致的居民楼和小店,可如今是冬季,花还没开好,只剩下单薄的枝叶,不免有些失落。司机可不管乘客有什么心理活动,他把车快快停在一个门牌前,思拓给了车钱,带着那本手账就下了车。他尽管脚踏实地,却心里没底,刚刚那份拯救的心情霎时间不知道溜去哪里,他在漆红的木门前张望了好长一阵,迟迟不敢进去。

因为是午后,这条巷子往来的人不多,偶尔经过的几个,思拓就盯着人家不放,当然他们也盯着思拓,都在互相打量。有一位遛狗的叔叔,追着狗迎面跑了过来,思拓为了避开他们,侧身就往门上靠,这一靠不要紧,门竟然被推开了,原来大门没上锁。思拓就这么进了院子。

这熟悉的柑橘气息,精心培育的一盆盆花草,满满的一大口水缸,都维持着思拓离家时样子,他忽然紧张起来,意识到爷爷可能在屋里头,拔腿就要往里冲。正好有人从屋里出来了,两人撞了个满怀!

思拓抬眼一看!这位双鬓苍白的老人,这位须染深灰的老人,他表情刚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