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攀做贵人妻》攀上娇美人妻全本免费 耽美狼 攀做贵人妻激H

更新时间:2019-10-17 18:12:28

《攀做贵人妻》攀上娇美人妻全本免费 耽美狼 攀做贵人妻激H 已完结

《攀做贵人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冷影寒秋分类:架空主角:徐枫,徐莹

独家完整版小说《攀做贵人妻》是冷影寒秋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徐枫,徐莹,书中主要讲述了: 徐莹一听,脑中顿时一阵空白。脸色青白相交,她扯着徐敏的衣袖无力地问道:“你说什么?” 徐敏却只是眨巴着大眼睛,满脸无措。 想到是...展开

《攀做贵人妻》免费试读

徐莹一听,脑中顿时一阵空白。脸色青白相交,她扯着徐敏的衣袖无力地问道:“你说什么?”

徐敏却只是眨巴着大眼睛,满脸无措。

想到是自己将她独自一人留在了竹器匠那,徐莹觉得后悔极了。心中将竹器匠的祖先三代都骂了个便,拉着徐敏便再三嘱咐她以后要离竹器匠远些。

可是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徐莹急得在院中团团乱转。

细细思量之下,若是自己此时贸然前去找竹器匠,不说自己人单势薄,他必也是不会承认;若是说与爹娘听,闹将起来,受到伤害的最终也还是徐敏。

绞尽脑汁,却是苦不得法。徐莹正兀自懊恼,就见两岁的磊哥儿又在追鸡斗狗。灵机一动,她悄悄跟徐敏耳语了几句,便跑出了门外。

不一会儿,徐莹便拿了十几根柳条回来。跑到磊哥儿面前,她故意假装要拿柳条抽那些鸡,果然不一会儿便引得磊哥儿伸手跟她讨要。徐莹见磊哥儿有些急切了,便朝徐敏看了一眼,两个人逼着鸡群便向旁边的院子跑。磊哥儿自然也跟着跑了过来。

一过小院,徐莹便故意大叫:“磊哥儿,你追上我我便给你柳条!”

说着,便挥着柳条赶着鸡朝竹器匠的方向跑去。竹器匠此时正埋头干活,不等他反应过来,徐莹便将十几根柳条齐齐朝他身上挥去。竹器匠生受了几抽,正要发怒,就听徐莹边跑边赶着鸡群骂道:“叫你们腿脚欠,胆大包天!叫你们腿脚欠,胆大包天!”

竹器匠只稍稍愣了一下,柳条便又朝他身上凌乱地抽来了。围着他的是被惊得四处乱跑着的鸡群、徐莹,还是后面笑得“咯咯咯”的磊哥儿。

竹器匠这下是真的有些恼了,腾地夺过徐莹手中的柳条。就在这时,只听徐邹氏的声音从院外传来:“谁敢打我儿!”

徐莹自是不会错过此良机,拉着磊哥儿便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不过几天之后,竹器匠便趁夜离开了徐家。

三年后。

徐莹骑着一匹枣红色的老马,悠闲地漫步在一片密林中。微风拂过,吹起她额边的秀发,衬得她的小脸愈发朝气蓬勃。山林多奇采,眸光浮动,她打量着林中的一景一物,竟有目不暇接之感。

绕过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她远远地就看见徐枫正背着一个竹篓站在路边等她。走得近了,就听徐枫埋怨她:“怎么才来?”

徐莹莞尔一笑,一扯缰绳,马便停了下来。翻身从马上下来,她满眼怜惜地摸了摸老马的头,“我总得等凌云吃饱喝足了再让它来帮你干苦力活吧!”

徐枫一听她这话,一脸受不了的样子:“就它那龟速,还凌云呢!”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嘛!”徐莹为自己的爱马辩解。

去年,当初徐老爹送来的这匹老马生了一场大病,奄奄一息,徐世徇便索性新买了两匹,将这匹老马留在了家中等死。徐莹怜惜它,便日夜守在马的身边,悉心照料,马竟然慢慢地康复了过来。于是徐莹便央求她爹将这马留予她照顾。徐世徇一想,儿女们也渐渐大了,出门在外,偶尔也需要个代步的,便应了下来。

徐枫去年已修习完县女学的课程,因她无心再上州女学,徐氏夫妇商量一番,今春便将她送至县中最大的医馆,让她跟着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医士学习药理。今日徐枫应师傅要求,要去林中采药,早晨天未亮徐世徇便驾车送她过来了,然后便匆匆离去。只是她心中觉着委屈,想到要独自背了药材去医馆,于是昨日便事先商量了徐莹,让她今日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便来接她。

徐莹帮着徐枫将竹篓系在了马背上,趁机瞅了一眼其中的药草,只见其中有金银花、杜仲、天麻、芣苢、艾蒿等几种中药材,便笑着道:“大姐首次独自采药便收获颇丰,想必这次必会得到你师傅的夸赞。”

哪想徐枫一听这话,便立即冷了脸,徐莹看她柳眉踢竖,星眼圆睁的样子,正心中奇怪,便听徐枫气呼呼地道:“我这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依着师傅的足迹,有样学样罢了!你是没见过我师傅上次夸赞那韩家小子的样子,看着我就来气!”

“可还是那韩文捷?”徐莹挑眉。

“除了他还能有谁?也不知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他,让他事事针对于我。如果我有一日真被师傅逐出师门,那必是拜他所赐!”徐枫每次提到韩文捷就是一肚子怨气。

徐莹暗暗咂舌。她自是记得韩文捷与自家大姐徐枫之间的前怨,只是此时她却不愿提醒于她。就连自家娘亲徐邹氏,也在她的暗示下,暂且保持了沉默。只因徐枫初入医馆,就对医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日里回来总是捧着医书细细研读,令一家人都觉得诧异不已。徐枫在县女学时并不喜读书,每次背诵,必是抓耳挠腮,也没少受夫子的罚。如今竟对医理感了兴趣,书也愿意读了,人也较往日开阔了些,徐家人见她的改变,自是乐见其成,不愿再看到任何变数。

不过一个多月前,有一日徐枫回来闷闷不乐,徐莹好奇问她,这才得知徐枫的师傅竟然几年前就收了一名叫韩文捷的徒弟。那韩文捷还在县学时便时常抽空去医馆学习,因而此时已是学有小成了。徐枫进医馆时,那韩文捷正好出外探亲,因而如今两人才得以相见。乍闻韩文捷的名字,徐莹只觉得耳熟,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光顾着听徐枫抱怨那个不知所谓的韩文捷了。徐莹想到这里,耳边似乎还萦绕着徐枫当时的怒吼:“不过和我一般大,却整日里板着一张脸,好像我欠他银子似地!”

“不过就是比我多学了几年医理,多认识了几根药草,便敢对我指东指西!我是师傅的徒弟,可不是他韩文捷的!”

“他居然敢让我去搬药材,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几次之后,有一次徐枫又回来抱怨,正好徐邹氏也在旁边,听到韩文捷的名字也是有些疑惑地“咦”了一声。当时徐莹脑中灵光一闪,竟让她想起当年徐枫坠马的事来。匆忙间她便扯了徐邹氏的衣袖,朝她摇了摇头,并故意问徐枫:“我听着这韩文捷也甚是讨厌,不如让爹娘想办法帮你换间医馆学医理,你说可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