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豺狼佳人》豺狼末日17章夜宴小四 YAOI 豺狼佳人NP文

更新时间:2019-10-19 14:06:29

《豺狼佳人》豺狼末日17章夜宴小四 YAOI 豺狼佳人NP文 连载中

《豺狼佳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最爱睡觉分类:历史主角:侯庆,马忠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最爱睡觉原创的历史小说《豺狼佳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侯庆,马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雨又下了两天才停。 丁奉出去打猎了几次,可惜都一无所获。 侯庆手头的干粮很快吃完,伤势好些后也出去帮忙。 丁奉之前攒下的鹿肉都熏...展开

《豺狼佳人》免费试读

雨又下了两天才停。

丁奉出去打猎了几次,可惜都一无所获。

侯庆手头的干粮很快吃完,伤势好些后也出去帮忙。

丁奉之前攒下的鹿肉都熏干了收好,谁也不许擅吃。马忠没有意见,王厉害也双手赞成——他们都被饿怕了。

侯庆除了嘲笑丁奉小气,并没有多大芥蒂。

看着雨停,几人都不愿意在这荒山野岭继续待着了。

侯庆从偏殿牵出来一溜战马,看的丁奉眼睛闪亮。这三匹马这几日照顾的不错,一个个喷着响鼻看上去精神抖擞。

马忠下意识扫了眼,没有马镫也没有马蹄铁。

似乎可以做一些文章……

转念又一想,心中苦笑,这可是在东吴啊。

马忠可不想有一天曹魏的铁蹄来找自己的麻烦。

丁奉上去揽着侯庆的膀子嘿嘿一笑,“兄弟,这马借我一匹咋样,回头还你。”

侯庆一听,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丁奉将眼神向马忠一抛,侯庆仍是固执的摇头,“那也不行,这雨湿路滑的,就算让我背着他,也不能这么糟践马。”

丁奉这家伙虽然本事不小,毕竟只当过小喽啰,在周公瑾手下时,积功做到了百人将,后来归了鲁肃,文武递减一级。

鲁肃安插来的上司不和他的脾Xing,他也不耐再去当个十夫长,索Xing跟着马忠混了一段日子。

以他这样的资历,当然没有骑马这么高大上的经验,听了侯庆的话顿时满脸狐疑。

“丁奉不要胡闹,候兄弟说的是正理。”

马忠大病初愈,又着了湿气,身体正是虚弱不堪,现在这个时代的战马又没马镫,他自然不会作死。

丁奉这才勉勉强强的放开侯庆,侯庆果然自己也舍不得骑马,几人就牵着马在这泥泞的山路跋涉。

遇到险处,侯庆都很仗义的和丁奉轮流背着马忠,这让他们三个对这个莽撞鲁直的汉子都有些感激。

侯庆高大粗壮,蛮横起来像是熊罴,照顾人时却很细心。

渐渐出了山岭,入了平地,丁奉又打起让马忠骑马省力的主意。

侯庆仍是不答应,“那不行,兄弟我看这几匹马,比我的命都重,乱来不得。”

丁奉讥笑道,“真是个小气鬼,这么好的平地,还跑不得马么?”

侯庆大声嚷嚷道,“那当然!这四野荒僻,遍地都是蛇洞鼠窝,奔跑的马蹄子陷进去轻易就会折断,若跌一跤,到时候不管人马都要把命扔在这!”

丁奉听了这才不坚持。

马忠暗暗上了心,原来如此。

这个时代的南方生产水平低下,到处都是未经开发的荒野,加上气候温暖雨水湿润,除了一些刀耕火种过的小块平原,到处是茂密的森林灌木,的确不适合战马驱驰。

他感激侯庆,心中一动,张口道,“候兄弟,要解决马腿易折的问题也并不是难事。”

“什么?”侯庆一惊,手上用力不自觉的加大,被他牵着的那匹骏马吃痛,嘶叫着就要人立起来。

侯庆赶紧松开缰绳,极力安抚自己的爱马,脑海中却像搅乱的麻线一样,许多纷乱念头。

这怎么会?

江东战马的折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环境因素,侯庆自己手下的骑兵就有七八个是在讨伐山贼时,因为马腿折断摔死在冲锋的路上。

转念侯庆又想到这个让自己有些瞧不起的病秧子,是能用纸锅烧水熬汤的人,又觉得他似乎真能带来什么奇迹。

纸锅都能用来烧水,还有什么不可能?!他直愣愣的想。

后面两个牵马的老卒也骚动起来。

他们是徐盛手下的精锐马队,自然知道战马对江东重要Xing。

马忠一笑,也不卖关子。

“我们江东对马匹太过看重,所以平日的训练不够,就算偶有训练,训练的方法也不完善。江东多山多水,草木茂盛,对马匹四肢的协调能力要求很高。”

“你回去之后可以找绳索做成马绊子,将马的三条腿拴在一起,只给它不大的活动空间,这样再让它奔跑训练,马腿的协调Xing就会大大加强,再有类似的情况不至于全无应对。”

马忠给他讲的是草原牧人常用的一种方法,草原上老鼠洞更多,面对的情况也更苛刻。这种方法主要锻炼马的四蹄协调Xing,更能适合复杂地形奔跑。

侯庆听了喜的抓耳挠腮,连声嚷嚷道,“此时若成,兄弟你功劳不小,我一定让徐大人替你向孙江东请功。”

马忠笑笑也不答话。

也许是难得遇到个明白人,接下来的路程中,侯庆把他那一脑子的为什么都丢了出来。

其中大多数问题都幼稚可笑,有些马忠回答不上的,他也巧妙地做出了类比。

眼见侯庆这个夯货被说的目瞪口呆,几乎有纳头便拜的趋势,马忠也觉有趣,多日的烦闷消散不少。

这一日正说着,侯庆忽然拍着腿说道,“要我说,曹孟德也是个人物。”

这个话题有些敏感了,马忠没有接言。

侯庆果然是个没脑子的,不知哪根筋抽了说起曹孟德,接着就是没口子的赞叹。

“要说这马可真是好东西,兄弟跟着徐将军平叛,千儿八百的宗贼作乱,几十个骑兵呼啦啦冲过去,就撵的到处乱窜。兄弟就想,那西羌鲜卑打起仗来,漫山遍野的骑兵卷过来,那是什么阵势!”

侯庆说着就来看马忠他们。

马忠仍静听着不说什么,丁奉皱起眉头,王厉害则有些神往。

侯庆没看到惊叹,有些闷闷不乐,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王厉害这几日蹉跎,也有些眼力价了,当即玩笑似的问道,“百骑长不是说着曹孟德吗,怎么说到西羌鲜卑了。”

“叫啥百骑长,都是兄弟!”侯庆脸色一缓,又眉飞色舞起来,“你想啊,那么牛逼的野人,又是在宽敞的大北方,还能被曹Cao、夏侯渊这些人打得大败,真是不简单啊!”

王厉害到底是个文官,政治觉悟比较高,连忙轻咳一声,打断侯庆的路线错误,“这话也不尽然,晁错曾经说过,汉人的刀更利,箭更远,甲更坚。击溃一些只知道骑马放牧的野人,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王厉害这个孬货终归是没有马忠那样的权威,侯庆当即就反唇相讥起来。

“既然如此,汉武帝倾国倾城打了一辈子,怎么现在还遍地都是胡人。”

马忠顿时无语,倾国倾城这词用的……还真贴切。

汉武帝为了讨伐匈奴,几乎是用上了汉人几代的家底,马忠以前看《史记平准书》的时候,总觉得司马迁当时是边哭边写的。

侯庆“遍地胡人”的说法也并不夸张。

现在北地胡人越发强盛,张角还未扑灭,紧跟着就是西北羌乱。

汉献帝要投奔曹Cao的时候,郭汜、李傕劫持天子,南匈奴就作为一只重要的力量参与了这次博弈。

之后,鲜卑人、匈奴人又不断出现在袁曹争霸的战场上。更不用说之后百余年,让无数人心中一疼的五胡乱华了。

王厉害听了争辩道,“胡人有马,来去自如。我们汉人披坚执锐,打不到敌人又有什么作用?那些北地胡人仗着兵强马壮,主动去邀击曹Cao,这才让曹贼有了些微功劳。”

“再说,曹贼打赢了又能怎样?人家输了要跑,你也只能干看着。若始终这样远远吊着,等你露了弱点他们再来,你能怎样?”

“当年李陵以步卒五千横绝大漠,被匈奴大军包围,不也是杀伤匈奴万数?可最后呢,人家就这样虎视眈眈的,拖到你箭尽粮绝,人困马乏,最后是什么下场?”

王厉害话锋犀利,说的正是中原对抗北地胡人的一大难处,战争的决定权永远在对方手里!

汉人容易打赢,但得不到决定Xing的胜利。而胡人不能攻坚,却能在汉人露出弱点后,决定Xing的给汉人一下狠的。

游牧民族的机动能力,在这个时代,绝对是逆天的!

霍去病靠着出其不意的深入立下不少功劳,但始终难以重创匈奴人。汉人可以捏出一个强有力的拳头,却又不能赌上这举国之力在茫茫的大草原上冒险。

匈奴人是靠迁徙游牧为生的,只要有水草的地方,到处都是他们的家园。

这样行踪诡秘,又充满危险Xing的对手,绝对是农耕文明的噩梦。

侯庆听了王厉害的话,先是下意识要反驳,接着眉头慢慢锁起来,长叹了一口气。

王厉害赢了辩论,却输了心情,跟着也是满心忧虑。

想到国家有着这么大的隐患,每个人的心情都沉重起来。

马忠面无表情的听着,想着不久后的五胡乱华,想着之后两千年华夏民族经历的重重磨难,黯淡下来的眼中有了一些残酷。

侯庆和王厉害两个人嗟叹一番,侯庆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马忠一句,“兄弟,你见识多,你有没有办法?”

马忠淡淡的回道,“当然有办法。”

侯庆一愣,他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想到马忠竟然能给出一个答案。

侯庆惊愕之余下意识的追问道,“什么办法?”

马忠平淡道,“北地胡人靠着游牧而生,也将因游牧而亡,因为牲畜是他们唯一的依仗。”

“草原上的牲畜以青草为食,而青草中的能量很少,因此那些牛马每天需要花大量的时间进食,之后不停的反刍咀嚼,维持生存。”

侯庆有些纳闷,这些东西和重创北地胡人有个蛋的关系?

马忠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阴冷的话却像是吐出的毒蛇信子,“所以,草原上的牲畜大多有着相对固定和集中的发情期,让它们可以在水草丰茂的时候产下幼崽,不然那些幼崽就会孱弱不堪。”

“那么,等到那些母牛、母马临近分娩的时候,我们就……”

侯庆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马忠的左手攥紧了配刀,平淡的声音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