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梦回千年托佛拉的诅咒》梦回千年 娘受 梦回千年托佛拉的诅咒同人女

更新时间:2019-10-26 18:09:25

《梦回千年托佛拉的诅咒》梦回千年 娘受 梦回千年托佛拉的诅咒同人女 连载中

《梦回千年托佛拉的诅咒》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十二号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黎茨纳,林泠

《梦回千年托佛拉的诅咒》为十二号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依遂泠!我是你的未婚夫,你曾经深爱着我。”黎茨纳索一脸惊骇地大叫。 “抱歉,我没看出你们半点恩爱!”林泠说着高举起树枝。 “噢...展开

《梦回千年托佛拉的诅咒》免费试读

“依遂泠!我是你的未婚夫,你曾经深爱着我。”黎茨纳索一脸惊骇地大叫。

“抱歉,我没看出你们半点恩爱!”林泠说着高举起树枝。

“噢!老天!你这个冒牌的悍妇。好吧,我承认,我和依遂泠也从没发生过那个,昨天只是我胡说的。”黎茨纳索一脸狼狈,在林泠朝她瞪眼睛的时候,他急促地说:“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相信真正的依遂泠很可能已经死了,但我族有必要与绿林人联姻,况且我可以令你成为绿林人的辛笼。”黎茨纳索目光清澈犀利,他大口舒着气:“这是你想要知道的吗?我都告诉你了。”

“嗯,不错。还有呢?”林泠情绪高涨地问他。

“没有了,老天!你真该死。”黎茨纳索愤怒的目光中夹杂着屈辱,他猛地挣了一下,随即传来更大的疼痛,跟着低哼了一声。

林泠心满意得地笑笑,收起手中的树枝,转身四处寻找可用之物。

“你在找什么?我的手臂快报废了。”黎茨纳索痛苦地嚷着。

“闭嘴!”林泠不耐烦地吼回去。

“你这个残忍的人!”黎茨纳索怨恨地叫。

林泠转头颇带玩味地看着他:“恐怕你的性命只能寄托在我这个残忍的人身上了。”

最终,林泠利用了物理原则,在另一块大石的帮助下,成功地解救出了黎茨纳索的左臂。他坐在地上,用另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一个装满粉沫小瓶,他将它洒到伤处。抬眼看到林泠充满好奇,黎茨纳索解释道:“绿林人的药!他们都是些制药高手。”说着,向林泠扬唇一笑。

“恐怕被塞进石缝里的人是无法敷药的!”林泠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用手扽着高处的藤蔓,试图寻找着上攀的路径。

她转头向黎茨纳索语带嘲讽地询问:“你可以吗?在我前面,如果你摔下来,也许我会接住你。”

黎茨纳索看看夜幕渐沉的四周欲言又止,他走过来,望向高处:“可以。”他说。

林泠点点头,她让黎茨纳索攀在她前面,谁知两人刚攀了一小段距离,林泠突然脱手,她惊叫一声。危机中,黎茨纳索再一次扯住了她。

黎茨纳索用受伤的手紧紧绕着藤蔓,他的表情极其痛苦,显然在抵御着来自身体的巨大疼痛,他紧咬着唇,拼尽全力拉住她。

“你疯了吗?想变成残废吗?黎茨纳索!快放开我,这个高度摔不死我的。”林泠急切地说。

“不!如果我放手,会变残废的人也许是你。我可不想娶一个残疾的庆卡。”黎茨纳索说着,加大了手劲。

“这黎茨纳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林泠暗想。她的想法还没成型,就听嚓地一声,两人摔了下来。不过,他们只是有些轻伤,还算完好。

黎茨纳索捂住手臂一声不吭地蜷缩着坐在地上,他费力地摸索着腰间的药瓶。林泠走近他,若有所思地看看他,为他洒上药粉:“你为什么救我?”她突然问。

黎茨纳索笑了,发梢随着微风浮在脸上:“我说了,只是不想娶个残疾的庆卡。”说完,他又将目光专注在自己的伤臂上。

此时,天色已经暗的看不清藤蔓的影子,两人商议,明早继续尝试。

黎茨纳索的手伤了,林泠打算仿效古人钻木取火,但经过几次失败的尝试,她暴怒地用拳捶地:“***!”她咆哮着扔掉木头。

黎茨纳索瞬间拉高了自己的眉。最终,他舔舔嘴唇,将头转向一旁。

夜晚有些微凉,林泠发觉身后的黎茨纳索向她身旁靠了靠,虽然刚刚的事让她对他的印象稍微有所改观,但此时林泠仍充满警觉地问:“你干什么?”

“我已经精疲力尽了,还能干什么?我只想挨的近些,这样暖和一点。”黎茨纳索无力地说。

林泠没在说什么,她在寒冷中松懈下来,这一天实在太劳累了,黎茨纳索侧躺在她身后,他的体温确实能给林泠带来一点温暖。

林泠在黑暗中突兀地问:“如果我成为绿林人的辛笼,你能同我退婚吗?”

黎茨纳索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如果你仍坚持的话。”

之后,他们各自想着心事,静默下来。但只隔了一会儿,情况就变得有些窘,黎茨纳索似乎并非他口中所说的已经精疲力尽,林泠觉得他此刻如有需要,完全可能干出点什么。

她蓦地站起身,哼了一声,在远离黎茨纳索之处重新躺下。

黎茨纳索在黑暗中一动不动。之后,也没在提出什么新的要求,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大自然的声响……

次日天一亮,林泠就和黎茨纳索开始了自救的攀岩行动。他们对于这高度都有些心有余悸,但谁都没在对方面前显露怯意。

正当他们将藤蔓缠往身上的时候,十分幸运地,两人被前来救援的黎茨纳索的手下们发现了。最终,他们安然无恙地返回了露营地。

林泠身上披着厚厚的毯子,喝着仆人递过来的热水,她合上眼,深深呼吸,感觉恢复了很多。当她刚一睁开眼睛,便发现黎茨纳索的目光在不远处紧盯着自己。

他的面色有些憔悴,脸色苍白,宽阔的肩膀显得垂胯,似乎此一行也消耗了他诸多元气。与他亲吻过的女仆此刻正围在他身前问长问短,黎茨纳索心不在焉地答着,眼睛不时地看向林泠。

她换了个位置,远离人群,独自坐在一块巨石上闷闷不乐,只要想起蓬佩勒就让她心情沉重,她的手覆在戴过戒指的手指上轻轻抚摸着,也许在过段时间,蓬佩勒可能就把自己忘了。黎茨纳索也说过斯圣森人不允许与绿林人通婚,即便她成为绿林人的辛笼,她与他仍然只是过客。

林泠回想着自己与蓬佩勒那些愉快的往事,还有他那双如同夏日泉水般迷人的清澈眸子。她反复想着,似乎想让关于他的记忆更加深刻,林泠看着手中的电击棍,嘴角牵起笑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