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山嫡女》江山为聘 将门嫡女 忠犬攻 江山嫡女Twink

更新时间:2019-10-30 04:03:48

《江山嫡女》江山为聘 将门嫡女 忠犬攻 江山嫡女Twink 连载中

《江山嫡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矜念君顾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离,那只

经典小说《江山嫡女》由矜念君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离,那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六十一章此间心事 “唔…刚刚说到哪了…”顾长歌眯着眼睛回想,半晌豁然一笑,“想到了——就是这坛酒啊,我们当初埋下之后,就约好十...展开

《江山嫡女》免费试读

第六十一章此间心事

“唔…刚刚说到哪了…”顾长歌眯着眼睛回想,半晌豁然一笑,“想到了——就是这坛酒啊,我们当初埋下之后,就约好十年再聚,取酒共饮,我和我哥还互相打趣,说要带着孩子来喝…”

“当时,我哥就坐在我对面,嗯…就是你这个位置!”顾长歌指指苏离所坐的地方。

苏离看一眼身前放着的两个酒杯——一个是自己的,另一个想必就是给她哥哥准备的。

目光又撇到顾长歌身旁的那个杯子,眸光一暗,他对这个故人,很感兴趣,并且希望…是个死人…

远在皇宫正在挑灯夜战,批写奏折的百里皇帝打了个喷嚏…

“只可惜…”

顾长歌喝完自己杯子里的酒,盯着苏离身前一只杯子,半晌拿起来就喝了,笑道:“可惜他死的太早,这酒到最后还是全便宜了我,活该当初他们两个拦着我不让我多喝,你看现在,不都是我的!”

苏离看一眼斜着身子似乎要倒的顾长歌,赶忙去扶,沉默:不让你喝是对的,撒了酒疯受苦的都是别人。

“可是…”顾长歌眼里洇慢泪水,苦笑道,“我如今也想跟给他,一个人真的…喝不下去…可是他不在了,连带着那些未出世的孩子和未得善终的老人都走了,走的干干净净,我又能分给谁呢…”

被忽略已久的苏离:……

“可是他肯定也不遗憾吧!”顾长歌换了个姿势盘腿而坐,直接抱起酒坛放在怀里,“他喝的都是琼浆玉液,吃的也是玉盘珍羞,哪还在乎我这个清秀小菜啊…”

沉默着不搭话的苏离看一眼“怨妇”似的顾长歌,直觉认为那个“他”就是她身旁的那只杯子的主人。

随后霸气侧漏的拿起那只杯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放心,我不嫌弃!”

顾长歌笑的牙不见眼,拍了拍苏离的肩膀,“干得好,就是不能给他喝!”

顾长歌却又突然低落沉默,良久喃喃道:“我希望重逢再见他时,他过得很好,又过得不好…嗯…准确点儿来说,我希望他政事处理的很好,但爱情不好,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怀念起我…可是,我们的感情也不好,要不然,他当初怎么舍得放弃我…”

苏离轻皱眉,他无法确定,顾长歌所说的,是“正事”还是“政事”,但他可以确定顾长歌一直念叨的那个男人,没有死——这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倒不是苏离容不下一个“前人”,而是他心疼,为顾长歌心疼。

看一眼顾长歌,发现她一直低着头,探过身去才发现,抱着酒坛的顾长歌已经睡着了。

放下手里的酒杯,悄悄地挪到顾长歌身旁的位置,抬起手慢慢的,轻柔的揽住她的肩膀,轻轻一带,顾长歌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怀中温香软玉吐纳着带着酒香的气息,喷在他的锁骨处,宛若柔和春风,瞬间吹绿了三千里寂寥如雪的阑珊岁月。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苏大世子盯着怀中女子安然的睡颜,呼吸渐渐加重,想着心动不如行动,此时不动更待何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红着脸微微俯首,一寸一寸的靠近怀中香泽。

这个吻,轻若鸿毛,却带着万分的珍重和欣喜,美好到了极致。

林中月光皎洁,明明是夜露森凉冷月无声,却在地面映上交颈而坐的清逸人影,犹如一幅风流写意,笔致清俊,每一落笔,都淋漓鲜明。

此间心事,万端缠绵,不可与人言……

翌日清晨。

醉酒的顾长歌丝毫不记得自己醉酒时的“蠢样”,同样也丝毫不记得苏离做的那些足以让顾长歌把他“风里来雨里去”狠狠砍上那么千儿八百刀,再降龙十巴掌伺候佛山无影脚垫底还余恨难消的“不能说的秘密”。

只是第二天醒来晃晃灌了铁铅似的沉重脑袋,看了眼身侧金丝楠木制的床板,顾长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在新兵营的营帐里。

低头想了想,了然的环顾四周,果然发现了倚在贵妃软榻上正慵懒翻书的苏离。

除了咱们从来不知茶米油盐贵也从来不会委屈自己宁愿自己打脸露出破绽刚言明家道中落转身又说自己尚且“家有薄产”也不愿用军营里那些低劣物什的奢侈苏大世子,还能有谁!

顾长歌掀开身上的金丝刺绣绒被盘腿而坐,揉揉额角。她只记得自己半夜出去和紧随其后的苏离喝酒,貌似还喝醉了,后面的事情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看样子,应该是苏离送自己回来的。

至于为什么送到了苏离自己的营帐,世子爷微笑不语,他会告诉你自己心里那些不为人知的小九九吗?

不说苏离和顾长歌的反应,反正昨夜看到自家世子抱着顾业回到营帐的一众侍卫们纷纷高呼:艾玛,世子爷和顾业真是太不矜持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啊!

“嗯...”顾长歌揉揉喉咙轻微的呻吟一声,“谢谢你昨夜送我回来。”话说顾长歌自己也奇怪,照着苏离的性子,不该把自己扔那等死么?

“嗯。”苏离很平静的点点头,没再说什么。难道要他告诉顾长歌说:不用谢,反正我也占了便宜...

咳咳...世子爷,您节操要掉了。

感觉到气氛莫名有点尴尬,顾长歌撤撤腿下床,说道:“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等会儿。”苏离喊住刚穿好鞋要走的顾长歌,放下手里的书,指指小榻旁边桌子上的醒酒汤,“喝了它再走。”

看看桌上的醒酒汤,顾长歌点点头,走过去端起碗一口喝完,感觉熬得有点过,腥味都淡没了。

若是苏离知道她的腹诽,大抵是要瞪眼了,能不淡么,怕凉了醒酒效果不好,他都让人热了三回了...

“这么痛快的喝完,不怕我下毒?”苏离含笑,对她一口闷的连贯姿态很满意。

顾长歌倒是没想很多,中规中矩地答道:“你要是想杀我早就杀了,何必拿这种不入流的下毒手法。”

苏离毫不谦虚,轻笑一声,“这倒也是。”半晌想到什么,皱皱眉又说:“不过你还是要在多长个心眼,毕竟世上会......会如我这般心善的人,不多了......”其实他想说的是“世上会如我一般能看上你并护着你的人,想必也不会再有了”,世子爷看看对面床上两面夹板的小身板,为自己的眼光默默哀悼三分钟...

顾长歌不知道他活跃而充满无奈的心理活动,却也被他的话恶心到了,我只是想说你杀人定有更狠毒的手法,你确定这叫心善?

《江山嫡女》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